“师弟,你准备收这孩子为徒吗?”

在看到李安背后跟着那个弱气的如同小女孩的华云飞后,李若愚有点意外。

这个孩子他知道,原本是星峰的弟子,资质上佳,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却是没有想到会星峰峰主会舍得让这孩子拜入拙峰,一旦加入拙峰,那么以后就不可以再入其他主峰,但是其他主峰弟子却可以重新选择。

因此在得知这个孩子要拜入拙峰后,他才讶然不已。

可是在这个孩子进入拙峰后的第一天,不知为何就跪在了师弟打坐的殿宇前。

旁人劝住都无用,这个孩子执意地跪在那里。

连李若愚都有所耳闻,亲自去看了看这个孩子,想要让这柔弱可爱的孩子不要如此。

但是在见到幼年华云飞后,他想要说出口的话却是化做一声叹息。

他想起了自己,当年的李若愚。

仿佛回到了五百年前,他也是那样咬着牙,倾尽一切的努力,每一步都走的很艰辛,可是却不屈服于自己愚钝的资质和命运,才得到当时拙峰峰主的看重,成为了太玄门的一名普通弟子。

而眼前的那幼小的少年,和当年的他不同天赋可谓极高,和愚钝的他简直未来一片坦途。

可是李若愚却能够感受到幼年华云飞的骨子中,却是有着和以前的他相同之处。

那是不甘!

不甘于平庸,竭尽全力去拼搏,哪怕只有一点点的微光也好,赌上性命。

因此在看到了华云飞执拗的性格后,李若愚最终也只是留了部分神识在他的身体上防止出现意外,而后就没有去阻止。

虽然对这位和五百年前的他有点共同之处的孩子心中存着认同,可是李若愚却也不看好他能够成为李安的门徒。

对于李安这位师弟,李若愚从小到大一直是感觉深不可测的。

总是有稀奇古怪的想法,往往能够实现其他人难以达成的成就。

而且口中还总是还念叨着仙之巅,傲世间,有我李安便有天

哪怕一手托原始帝城,背负深渊,我李安也照样无敌于世间这些奇怪话语。

他虽然愚钝,可是还是能够看出这位师弟的几分不凡。

果然,在出道后这位师弟就将整个东荒搅得鸡犬不宁,乃至于整个五域中都有他的受害者。

但从是自星空归来之后,这位曾经天资勃发的师弟,却是像变得平凡了起来。

像是一个普通人。

平平淡淡。

可是他却是绝不会认为李安是归于平凡了,反而更加恐怖了。

特别是当他领悟出了自然大道,在开启拙峰的传承时短暂地和拙峰天人交感,对山上的一切都可以纳入眼中,但是他的神识在触及到李安时,却是消失了感应。

仿佛行走人间的神,不属于这片古史。

“师弟,究竟走到了哪一步?”

李若愚在那时就在沉思过,可是如今的天地桎梏下,别说是圣人,就算是斩道境的王都难以出现。

真正有那等恐怖实力的存在,没有一个是自现在的天地环境下突破上去的,都是从古老时代中遗留下来的。

而李安......

他不知道这位师弟现在是何等的境界,可是绝对是超越了天地的桎梏,否则在他与拙峰天人交感时,绝对会对站在山上的李安有所感应。

至少

有斩道境,乃至于圣人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