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光圣主要降临太玄,这个消息让太玄门上下都有点惶恐。

太玄掌教和诸多长老都皱眉,对摇光圣主的这个举动有过很多想法,但都熄灭。

门徒弟子们则是很好奇,那可是一座圣地的主人,整个东荒最顶尖的强者,他们都还未曾见到如此恐怖的人物。

这一日,摇光圣主启程了。

带着一位脑后有九重神环的孩子,眼神中充满了智慧,犹如神之子。

摇光圣主不日将要降临太玄门的消息不胫而走,不少人朝着太玄门的位置赶去,想要一睹仙姿。

而另有一些前辈强者们都从闭关中走了出来,也出现在太玄门的附近,这些人见证过李道青和摇光圣地的那段往事,因此都来看好戏了。

摇光圣主降临到太玄门后,眼神很平稳,气息犹如深渊般难以捉摸。

根本就没有一点点,来找事的模样。

他没有直接去拙峰,找出李道青来个报仇雪恨,让那个招人恨的家伙吃苦头,让那些看好戏的前辈强者们都有点大失所望。

就指望你能够搞出点大新闻,来解解茶余饭后的闷了。

结果,就这?

摇光圣主出现在太玄门的山门,没有直接闯入。

像他这个级数的强者,应该根本就不可能在乎小宗门的规矩才对。

可是摇光圣主,却是老老实实地让那位犹如神之子的幼童递交上金色拜帖,等在山门外。

原本就在摇光圣主到来时,就时刻关注着他的太玄掌教和长老们都坐蜡了。

如果摇光圣主真的是来兴师问罪的,那么就好办了,和他拼了就行。

就算是拼命也干不过,也要干他娘的一炮。

可是现在这位圣主却是态度不明,出现在山门外,却没有直接攻打进山门里来。

究竟是另有目的,还是在伪装?

太玄掌教头疼,想了想后还是率领身后的诸位长老朝着山门外去,以隆重的仪式迎接摇光圣主。

无论如何,别人位高权重的一位圣地之主,主动前来拜访他们这么个小宗门,而他们拒之门外的话,肯定会遭到诟病,到时候给了摇光圣地借口,恐怕可以无所顾忌地灭了他们太玄门。

在将这位摇光圣主请入山门后,诸多长老都唯恐他突然发难,要让太玄门对那位太上长老的死负责。

可是结果却很出人意料,这位摇光圣地的确提起了那位太上长老,但却不是为他的死追究太玄门。

而是替那位太上长老,向太玄门表达歉意。

那位死去的太上长老对太玄门出手的举动,可是被很多人看在眼中。

可是谁也没有去在意,这就是弱肉强食。

甚至太玄门的门徒们都只是怀恨在心,没有期望会有人为此道歉,只能自认倒霉。

但现在摇光圣地,居然主动对他们太玄门道歉了,还送上了一大堆赔礼。

这如何不让人感觉震惊。

太玄门掌教和诸位长老都是很受宠若惊,连忙称不至于如此。

宾主尽欢!

“啧,居然变得这么虚伪了。”

李安的道身在拙峰的殿宇中睁开了眼睛,轻笑了一下,有点感慨。

当年的摇光圣主,可是很极其自负,傲视群雄的,可是短短两三百年居然变成了这幅熊样。

居然也开始耍起了心机手段。

是一点好的不学,偏偏都学坏的。

呵呵,还不是他玩剩下的?

但也若非如此,摇光圣主还是曾经的摇光圣子的话,在他高高在上,一脸冷笑地出现在太玄门上空,说出一句:“太玄门,当灭!”

然后,就会被李安给一巴掌拍成小饼干了。

在和太玄门等人的招待相谈甚欢,赔礼道歉过后,摇光圣主却是并没有离开太玄门,而是带着那位脑后有神环的幼童,朝着拙峰而去。

原本在摇光圣主没有到太玄门,直接去找李安站上一场,而有些失望的那些前辈强者们都再次看了过去。

打起来,打起来!

快打起来,给我打个天翻地覆。

他们都是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模样,存着一颗看热闹不嫌事大之心。

可是再次让他们失望了,摇光圣主降临在拙峰后,依然面色平静。

似乎当年被李道青下泻药,差点拉裤裆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

坐在山巅的李若愚,整个人和拙峰天人交感,在看见了摇光圣主降临后,无有言语。

这个人,很强。

“李道兄,教内弟子这些年来,对你多有冒犯,我为此抱歉。”

摇光圣主出现在李若愚面前,对他开口说道。

李若愚心态很平和,谈及当年那些欺辱过他的摇光圣地的弟子们,根本没有任何的心绪波动。

“我来找李道青。”

摇光圣主没有绕圈子,直接说明了来意。

他的语气很平静,可是在提及李道青三个字时,却是有瞬间的语气很重。

李若愚皱眉,没有立即回话。

“师兄,你让他过来吧。”

就在李若愚准备拒绝摇光圣主的要求时,脑海中却是响起了李安的神识传音。

李若愚思考了一下后,就对摇光圣主指引了方位,没有再次阻拦。

师弟现在可能是圣人了,摇光圣主只要不携带极道帝兵,就算是有天大的神通也不可能对其造成丝毫的伤害。

在没有了李若愚的阻拦后,摇光圣主带着那超凡的幼童,去往了李安的所在殿宇。

“摇光圣主大驾光临寒舍,真是蓬荜生辉啊!”

在摇光圣主到来后,李安就盘坐在殿宇内的道台上,似笑非笑地看着面色平静地走进来的摇光圣主。

时隔两三百年,再次听到这戏谑的声音,摇光圣主原本平静的面容,转瞬间就要露出怒容。

哪怕过去三百年了,他也忘记不了那份耻辱,唯一一个让他在无敌的人生中吃瘪的人。

“往昔岁月记忆犹新,昔年圣主的英姿伟岸到现在也历历在目。”

李安看着面色峥嵘,像是吃了个死小孩一样的摇光圣主,他顺势添了一把火。

别怂啊,像三百年前那样继续干我!

这样我也好,按死你了。

可是让他失望了,原本已经内心愤怒到了极点的摇光圣主,居然就就这么忍住了。

比蛮族养的那只圣人龟都还能忍。

和当年一样的,他憋住了。

摇光圣主差点就要爆发了,如果不是这两百年来的修身养性,他真的可能忍不住出手了。

实在是太气人,看见李安这张招人恨的脸就想揍个稀巴烂。

“我此次前来,非是为了当年的年少争雄。”

他压制住心中的怒火,平静地说道。

“呵呵!”

李安心中一万个不信,搁这骗你大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