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道大峡谷裂隙的地下暗河中,前方断壁残垣,竟有很多宫殿遗迹。

一个唇红齿白、面若冠玉,十一二岁的少年,在他的体外包裹着一层淡金色的光芒,正在水底潜行。

而在他的手中,还提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

这名少女身穿紫衣,有一种贵不可言的气质,极其美丽,眼睛很大,睫毛很长,带着一股灵气。

眼波流转,顾盼生辉,左脸颊有一个小酒窝,看起来非常的动人与俏皮。

“地下暗河最是危险,可能数天、甚至几个月无法重见天日,不知道会流向哪里,可能会与海眼相通,也可能会进入凝聚有邪煞的地域。”

可是此时这位灵动的少女,却是又气又惊。

“总比落在你们姬家的手中要安全的多。”

那个十一二岁的小少年,回答道。

根本就一点点都不怜香惜玉,粗暴地镇压了这位紫衣少女,提在手里就朝着更深处的暗河中游去。。

他对待敌人可是从来都不手软,就是女人又何妨?

哪怕眼前的这个紫衣少女容颜绝美,相当的可爱,完全符合自己的xp。

可是只要为敌,那就是一套强手裂颅,接蓄意轰拳,最后一个瘫为观止

手软?

开什么玩笑,又不是自己的老婆。

眼前这个十一二岁白皙如玉的少年,正是叶黑。

不对,是叶凡。

距离他离开拙峰已经过去了数个月的时间,在这数个月的时间里,就如同命运的指引般。

原本甩脱了那个老不死的韩长老后,以为就可以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了。

结果,好景不长。

踏马的

又相遇到了那个缺德道士。

自从在青帝坟墓中,被这死胖子给坑走了五件通灵武器后,他就记恨上了。

绝对不是小心眼,绝对不是。

而是这死胖子,实在是太无良了。

缺德到冒烟。

日他个仙人板板的。

他在发现了这个缺德道士后,就想要来一场说走就走的尾行。

结果来时好好的,回不去了。

提前就被这死胖子发现,还故意将他骗进一堆妖精窝里了,撞见了

十几名美丽的少女沐浴,黑发如瀑,藕臂如霜似雪,晶莹的玉体闪烁着惑人的光泽。

唉,造孽啊!

他承受了这个年龄不该承受的痛苦和烦恼。

接着,就被段德那死胖子给卖了。

“小子你在这里好好享福吧。”

无良道士段德拍了拍他的肩头,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日你个仙人板板!”

段德脸上带着淡淡的笑,贱贱地说道:“现在别骂我,将来说不定乐不思蜀,会感谢我。”

“这是别人求之不得的福分,小子你知足吧,道爷我要是再年轻几岁,说不定没有你的机会。”

让叶凡恨的牙根痒痒,想要用自己的鞋底板,量量他脸的长度。

人神共愤呢!

都仅此于那个卑鄙无耻的韩长老了。

而在此后,他就被卖给了妖族的公主,说什么还要让他当驸马来着的。

震惊!

我即将赢取妖族公主,成为妖族驸马,走上人生巅峰。

原本叶凡是拒绝的,可是

那个妖族的公主近乎完美。

她冰肌玉骨,没有一点瑕疵,仙躯挺秀,像是上天最完美的杰作,白衣胜雪,黑发轻舞,似是广寒仙子临尘一般。

不对!

他叶黑怎么可能是那种贪婪美色的人,只不过是暂时委屈求全罢了!

他可是还牢牢记得自己的好兄弟庞博,可就是被一个莫名的元神,给附体了。

那个元神似乎就是妖族,而最后也是跟随着眼前的这些妖族离去的。

他现在只是在隐忍,想要找出庞博的踪迹。

将自己从穿开档裤起,就一直玩到大的好兄弟,给救出来。

只不过他还没有在这些妖精,特别是一个叫秦瑶的妖精“险恶用心”下委曲求全没多久,就发生了变故。

自荒古时代传承下来的姬家,到来了这片地域,要对付这些妖精们。

原因是姬家出现了一个惊才绝艳的人物,乃是稀世神体,东荒少见,如今修为初成,被姬家的长老们安排,想拿我们试刀。

只不过在见到了那个姬家的神体后,叶凡莫名的感觉到有点犯冲,咋瞧咋不顺眼啊。

仿佛天生相克。

难道

叶凡沉思,他可是从来没有见过那个姬家的神体,为何会有如此感应。

很快,他就想起了自己以前在古籍中见到的一些上古的传言。

他的荒古圣体,号称可以压制一切异相。

而眼前的这个姬家神体,所施展的海上升明月,显然也是异相,可以被他克制。

虽然可压制,但

也没有听说过会相克啊!

就好像,未来和这个姬家神体会有什么事发生。

不过叶凡却也没有多想,他就被现在自己提在手里的紫衣少女带着几个老者给堵在了一起。

“我真的很奇怪,你们为何守护一个人族的少年,纵然突围,也没有丢下他。”

“将那个少年给我拿下,我倒要看看他有什么特别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