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只造型庞大无比的异兽。

六对步足,头生两只触角,触角斜斜向天,似乎要刺穿苍穹,隐隐有种不可撼动的巍峨。

在这异兽的虚影之中,似乎有着无可比拟的伟力扩散出来!

紫天都满头紫发飘摇,这一刻看着那浮现在叶成仙身后的巨大虚影,虚影擎天,庞大无比,如同一座若隐若现的至高山岳。

那一根根粗壮至极的可怕触足,让得紫天都竟然一时之间有些失神,心跳一瞬间加剧,有种要喘不过气来的错觉。

这一刻,紫天都竟然有种仿佛山岳加身的错觉,面前那尊并不真实甚至有些模糊地虚影,仿佛是代表了这个世间力量的极致。

在一举一动之间足以逆转乾坤,掀翻天地,踏平九重天地。

“这是什么种族”

紫天都的瞳孔收缩到了极点,连擂鼓的手都不由自主地放慢了。

他乃是太古王族,神灵谷的传人。

对于自身的种族从来都是自傲无比,族中堪比圣人的祖王都不知道存在多少。

因此除却太古皇族外,紫天都根本瞧不上其他的种族。

就算是太古皇族,在他眼中也并非高不可攀,自身的种族不比他们差。

若非他这一族,未有人证道成皇,否则也可以称为至强种族。

而他,志在证道成皇。

未来将要带领他们神灵谷一脉,也成为万族中的皇,甚至更近一步,成为那如同不死天皇那般的神灵人物。

对于人族这种在太古前只是万族血食的弱族,更是不屑。

可是现在

看着自叶成仙身上浮现出来的那尊虚影,往日他对于自身种族的自傲仿佛在这一刻被击碎。

那是什么种族?

紫天都感觉自己体内的血脉,仿佛在对方面前在哀鸣,要匍匐在其的脚下。

像是在朝拜真正的王,而他只是一只微不足道的小虫子。

这是真正血脉上的压制。

种族的高劣。

但这怎么可能!

他就算是面对那些真正的古皇亲子,那种真正进化到了极致的种族血脉,都未曾有过如此的感受。

仿佛对面的就是传说中的真龙、仙凰

“我不信会有如此强大的种族!”

紫天都呐喊,手中神鼓全力擂动。

他从未在太古万族中见到过这种奇异的种族,甚至就算古籍中,也没有找不到有关这只异兽的任何蛛丝马迹的记载。

无穷鼓声汇聚所化的汪洋冲击而来。

其中蕴含着无量道光,狂暴且沸腾,带着冲天的杀气。

叶成仙的小脸平静祥和,面对疯狂的紫天都,她只是轻轻抬手,身后那尊庞大到无以复加的可怕虚影随之而摆动触足!

这可是天角蚁,乃是十凶后代,是可以与真龙比肩的至强物种。

号称力之极尽!

轰隆!

当空好像有一声炸雷声响起,天角蚁的可怕虚影触足摆动之间,无穷无尽的道光轰然炸裂,可怕的风波席卷八方!

这一刻,紫天都一口鲜血喷出,身体踉跄。

可是相比于身体上的伤势,他的心中遭受的创伤却是更加巨大。

他身体的血脉,像是在臣服。

更是要驱使着他的身体,朝着那巨大的虚影,朝着那个人族小女孩,仿佛匍匐在地上,颤抖地对其顶礼膜拜。

这种感觉,对于紫天都来说太过耻辱。

在他的心中有着一抹极致的愤怒升腾而起,这种突然升起的愤怒并非是仅仅针对叶成仙,更是针对他自己。

他可是身为堂堂神灵谷少主,太古的王族,怎么可以对区区一个人族臣服?

就算是太古万族中的种族,都没有几个真正被他放在眼中。

何况人族?

但现在身体的本能,居然要让他对一个太古前属于万族血食的人族小女孩臣服,朝着她跪拜。

这简直是比杀了他都难受。

区区人族,太古时期只能成为他神灵谷一脉的口粮,成为被神灵谷圈养的畜生。

“我不甘!”

紫天都怒吼,强行将那种要顶礼膜拜的本能压下。

一条又一条紫气犹如长龙一般从他的身体之中腾越而起,冲上天空。

无穷无尽的暴戾之气犹如汪洋一般铺天盖地,紫天都双目怒睁,再一次擂动大鼓。

咚!咚!咚!

沉重至极的鼓点声之中,大鼓颤动不止,音波化成实质,仿佛是有无数魔神征伐而来,千军万马在奔腾,铁马冰河,杀伐之音惊天,淹没一切!

嘭!

又是一声沉重到了极点的鼓声,那明显是一件罕见至宝的大鼓竟然是硬生生被紫天都敲破。

可怕到了极致的音波将虚空粉碎,让人灵魂都随之而震颤。

叶成仙依旧是岿然不动,她身后那巨大的天角蚁虚影更是稳稳站立。

虽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却有无形的压迫之感,凝重到了极点。

仿佛千军万马奔腾而来的可怕音波将小小的叶成仙淹没,可怕的景象出现了。

这片区域像是经历了灭世天劫,一片又一片虚空破碎,山岭纷纷断裂,大地裂开缝隙。

紫天都尽全力擂鼓,所发出的可怕至极的音波可怕到了极点。

似乎不仅是要将叶成仙绞成粉碎,就连这片天地也要一起毁灭。

小叶成仙立身在滚滚而来的可怕音波之中,通体荧光洒落,万法不侵,将所有音波都隔绝在外。

小小的身躯却犹如城墙一般厚重,纹丝不动。

那奔腾而来的可怕音波冲击着她的躯体,却如同海浪拍打礁石,不能让其有丝毫的摇晃。

她身后的那只巨大天角蚁虚影在此时扬起一只触足,顿时比起先前更可怕的异象出现。

仿佛有日月坠落。

仿佛有天地倾斜。

仿佛有山河逆转。

那一只触足之上仿佛凝聚了整个宇宙之中,古往今来最为极致的伟力,一动之下,天翻地覆,倾覆万古长河!

紫天都神色骤变,他的身体之中再度是有着数道光芒冲出,一件又一件兵器从紫天都的体内飞射而出。

宝光冲天,杀伐之气遍布虚空。

紫天都身为太古王族神灵谷的少主,神灵谷对其极为重视,不光是有两名圣主境界的随从,更是为紫天都准备了无数秘法秘宝。

然而那只天角蚁虚影却仿佛无可撼动,无论什么宝物,都没有办法阻挡其触足落下速度的分毫。

接连不断的炸响声音在空中不断响起,一件又一件宝器,放在外界都是足以引发无数轰动。

然而此时此刻在这只不过虚影所化的触足之下一件一件崩裂,一件一件破碎。

那一件件足以碾碎一切的至宝,在这只遮天蔽日的触足之下,就如同是一颗颗黄豆一样,被轻而易举的碾碎。

噗!

紫天都横飞出去,手臂大腿骨骼崩裂扭曲,已经变形,胸膛更是凹陷下去,口中吐出混杂着无数内脏碎片的鲜血。

他堂堂太古王族,一代神灵谷少主,乃在太古族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除却古皇亲子外最为强大的几人之一,可是现在

败了!

没有丝毫的悬念,被一个九岁的人族小女孩给击败。

紫天都怒吼,他不可置信。

就算是面对古皇子,在同境界他都可以争锋,未必会惨败。

但现在

居然会有人以低他一个大境界的修为,将他轻而易举地击败。

这样一个妖孽般的人物,在这璀璨大世出现,绝对是无数天才的悲哀!

“都给我过来,给我杀了这个丫头!”

在这一刻,紫天都的眼睛晦暗下去,他的无敌道心破碎了。

已经放弃了一切。

只要是能够杀了这个小丫头,能够让他活着离开这里,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