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当他看到自己两个圣主绝巅境界的老仆的处境之时。

他两眼睁大,本就是衰弱到了极点的气息更是一下子逆转。

差点一口气背过去,被气晕在当场。

他看到了什么?

自己那两个圣主绝巅,只差一步就可以斩道的老仆人,竟然在被一条大黑狗加四五个不过刚刚踏入仙台境界的小辈吊着打!

差点让紫天都当场崩溃,怀疑人生。

那片战场之上,宝光冲天,映的天空七彩缤纷,居然比起先前紫天都与叶成仙的大战还要更加精彩!

宝光冲天,无数宝贝像是蝗虫一样在空中胡乱飞舞,铺天盖地,喷涌出来的宝光遮天蔽日,令得日月都是黯淡失色。

无数锋锐之气封锁天地,一片肃杀。

只是与这片肃杀气氛完全不相符合的,是这片区域之中,那从大黑狗以及那几个人族口中不断传出来的怪笑声。

嘿嘿嘿

这种笑声,让人一听就会不由得浑身发寒,有种汗毛倒竖的恶寒感。

在黑皇以及庞博等人的身后,那只淡白色的小腰包悬浮,如同喷泉一样从开口处向外喷涌着宝光,一丛又一丛宝光从小腰包之中喷薄而出。

其中更是有着一件又一件散发着惊人气息的宝物鱼贯而出,天空之上大大小小,粗略数来,已经是飞舞了至少二十件宝物。

然而仍旧有一件又一件的宝物从那只小腰包之中飞出来,那小小腰包好像一只无底洞一样,不停地向外喷射着宝物,令人目不暇接。

大黑狗与庞博等人,一人至少操控十几件宝物,纷纷站得远远的,根本不往前面凑。

与那两只圣主境界的太古生灵保持着一个相当安全的距离,操控天空中的无数宝物,像是下雨一样噼里啪啦,根本毫无技术可言,劈头盖脸地向着两只太古生灵的头上砸过去。

那两只太古生灵都已经立身在仙台二重天,已经是一方绝世大能,走到哪里都可以睥睨一方。

经历过的大大小小战斗无数,是在血腥之中成长起来的真正高手。

就算是面对摇光圣主、姜家圣主等荒古世家的绝世大能,也能够打的有来有回,平分秋色。

然而今时今日这场战斗,几乎堪称是他们这近千年寿命之中所经历过的最难忘的一场战斗,几乎要成为他们的噩梦。

他们从战斗拉开帷幕的第一时间,就想要以雷霆之势,拿下这只明明壮硕但却看起来贼眉鼠眼的大黑狗以及这几个毛都没长齐的年轻人。

在他们两个看来,以他们两个仙台二重天的实力,拿下这几个歪瓜裂枣,还不是手到擒来?

哪曾想,这几个卑鄙无耻之徒根本就不给他们接近的机会,立刻逃远开。

正当他们两个想要追击上去之时,迎面而来的就是无数王者神兵,仿佛汇聚成一道洪流一般,劈头盖脸地就砸了过来。

饶是这两名老仆出身神灵谷一脉,是太古王族之人,也绝没见过这般大的阵仗。

其中随便拎出来一件王者神兵,就足以成立一方大教,让神灵谷都为之忌惮。

可眼下这里有多少?

两个老仆数学不好,数不清楚,总之两个手再加上两只脚根本都数不过来。

仿佛无穷无尽的宝贝噼里啪啦像雨点一样对着他们洒来,每一件法宝都散发着惊人至极的气息。

让两个老仆完全不敢接触其中哪怕一件兵器,拼力想要躲闪。

然而那近乎无穷无尽的宝贝,几乎将每一寸空间都给挤占掉。

他们两个就算身为圣主,又哪里躲得掉?

甚至连黑皇等人的相貌都没看清楚,更是没能接近他们几个十里以内的范围,便是被铺天盖地的法宝给阻拦。

几个呼吸之后,就是已经头破血流,又过了几个呼吸之后,就已经开始哭爹喊娘,想要赶紧逃开。

却又根本逃不掉,那无穷无尽一般的法宝将每一寸空间都封锁,他们根本无路可逃。

“小博子,看本皇给你表演一个颠勺。”

大黑狗咧嘴大笑,嘴都快笑歪了。

它驾驭一只通体漆黑的平底锅,那平底锅看起来平平无奇,然而锅内却是有着七彩缤纷的光芒喷薄。

那光芒像是带着极大的阻力,将其中一个太古生灵吸附过来,凝固在上方的半空中,根本动弹不了分毫。

“我给你加把火。”

庞博也是蔫坏,哈哈笑道。

他催动一个精致的小火炉,在那太古生灵惊恐的目光之中,悬浮在平底锅下方。

小火炉之中火苗跳动,犹如小精灵一样,然而却有着可怕至极的温度从其中散发出来,令虚空扭曲塌陷,惊人至极。

那名年老的太古生灵被烧的哭爹喊娘,身上传出烧焦的味道,浑身上下已经是有多处被烤成焦炭了。

而另外一名太古生灵同样也不好过,柳寇李黑水等人身为大寇子孙,下死手来也不含糊。

玩的甚至比庞博他们还要花哨,让另外一名太古生灵同样惨不忍睹,惨叫声连连。

“少主救我们!”

两名身为绝世大能的太古生灵惨叫不止,已经是自身难保,逼不得已之下,竟然向着紫天都发出了求救。

他们的境地实在是太过凄惨了,简直就是被虐杀,像是玩具一样,在铺天盖地的法宝洪流面前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还手之力。

噗!

另一边,处境同样凄惨到了极点的紫天都,听到两名老仆传来的求救声,顿时一口鲜血喷了出去。

向我求救?

踏马的老子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紫天都只觉得自己的世界一下子变得黑暗,像是一场噩梦一样。

这个世界怎么了?

紫天都忽然间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觉得这个世界太过虚幻。

他向来自负无比,虽然身上没有皇族血脉,然而却也是太古王族的一员,自认为天资无双,就算是比起元古、凰虚道等太古皇的后裔也相差无几。

然而今时今日,却是被一个不足十岁的小女孩给打成这个样子,完完全全碾压。

这让紫天都的道心都有些崩溃,一时之间居然觉得这个世界仿佛都变得虚幻。

“少主救救老仆啊”

另一边,凄惨的求救呼声再次传来,两名老仆凄惨至极,气息已经衰弱到了极点,挣扎着传来求救呼声。

伴随着黑皇等人连绵不绝的嘿嘿怪笑声,让得紫天都气极反笑,被气的再次一口鲜血喷出。

此刻已经是失去了刚来此地时的那股惊人戾气,身上竟然是带上了一种只有年迈老者才有的沉沉暮气。

面前,叶成仙轻轻走了过来,可怕至极的气息涌动,如同山岳。

身后巨大的天角蚁虚影沉沉浮浮,镇压天地。

“神灵化血术!”

紫天都已经道心崩溃,此刻见叶成仙再度压迫过来,根本不敢再与之樱锋。

他一咬牙,猛地一拍胸口,顿时一口鲜血喷出,与先前不同,这一口鲜血却是呈现出浓郁到了极点的紫色。

其中甚至夹杂着点点金色,紫金之色交相辉映,浓稠到了极点,不像是血液,反而像是某种珍贵金属熔化成的金水。

这是紫天都的一口先天精血,是神灵谷一脉天生所有,是紫天都一身血液的精华所在。

他从第一次修炼之日起,就每日都祭炼这一口先天精血。

何时这一口先天精血能够彻底由紫化金,何时他就能够真正踏入圣人境界,成为神灵谷一脉的谷主。

然而

在今时今日,为了在这个不足十岁的小丫头手下活命,他居然不得不耗去这一口祭炼了几十年的先天精血。

“积年之功,一朝毁于一旦,此仇不报,我誓不为人!”

紫天都的眼睛都是发红了,他辛辛苦苦祭炼多年,这一口先天精血终于有了由紫入金的迹象,哪曾想,却在这阴沟里翻了船,被迫耗去这一口先天精血,几十年的苦功功亏一篑,他如何能够甘心?

他手中的紫金色血液一下子炸开,化作一团蒙蒙紫金色血雾,将紫天都笼罩进去,融入血雾之中。

整个人一下子仿佛消失在了这方天地之间,竟然是无从捕捉到丝毫的痕迹。

那重重血雾裹着紫天都,无视那两名老仆绝望的求救声,刹那间远遁,消失在了这里。

另一边,黑皇等人也是玩够了,两名太古生灵已经是气若游丝,连惨叫声都已经有气无力。

堂堂两名绝世大能,杀气腾腾而来,扬言要让黑皇等人生不如死。

可是最终竟然沦落到这样一个地步,实在是有些讽刺。

庞博见他们实在是太过凄惨,再加上已经活不了多久,索性操控那精致的小火炉,一缕火苗从那小小火炉之中飞出,落在那名始终被束缚在平底锅之中的太古生灵身上。

火苗刚刚接触到那太古生灵,立刻就是化作滔天火焰,焰火蒸天,瞬息就将它烧成灰烬,最终一声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便是形神俱灭。

柳寇等人也是给了剩下那一名太古生灵一个干脆,他操控那一柄水果刀,吞吐出茫茫刀光,犹如一挂瀑布一般。

在那名太古生灵脖颈之上一冲而过,那名太古生灵头颅飞起。

连神魂也是一并被斩灭,形魂俱散。

大战落幕,之前早就躲起来的张五爷、二愣子等人这才跑出来。

他们几个实力低微,留在场上只会碍手碍脚,战斗余波都能让他们死上好几回了。

但是此刻战斗结束,终于轮到他们出来

洗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