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议论纷纷,都举荐自己心中的厉害人选。

可是在谈起能否和古皇血脉们一较高下时,都是以“可能”“或许”“大概”等词,在他们的言语中潜藏着一种悲观的态度。

这些年轻一代的天骄们虽然强大,可是真的可以比肩那些古皇血脉吗?

古皇血脉,那可是真正在修行路走到极致的人所留下来的后代啊!

他们一出生就蕴含了皇者走到了极致的成果,甚至说起来在修行路的初期,或许比他们父辈更加厉害。

毕竟都是一群皇二代,体内流淌着皇血,更有各种帝经法宝秘术,和苦逼创业的一代们有着本质的区别。

“或许只有我们人族有帝子复苏后,才有可能真正有年轻一代和那些古皇子正面争锋。”

有人叹息一声,苍凉说道。

台下的众人都是默然,虽然很想要反驳,可是事实就是如此。

古皇血脉的恐怖,有目共睹。

“天皇子,神蚕道人,凰虚道”

叶凡在台下听着这些人的议论,默默地记下了这几位古皇子的名字。

从这些人的口中,他就能够感受到那些古皇血脉的恐怖和强大。

但他却是没有一点点的惧意,反而很是兴奋了起来。

迟早有一战!

“呵呵,你们怕是忘了一个人,如果有她在,古皇子又有何畏?”

就在众人垂头丧气,感觉人族的年轻一代垮了,没救了等死吧的时候,却是有人开口了。

众人闻言,都是抬头。

“你是说”

“难道你指的是她?”

众人七嘴八舌,语气都是昂扬了起来。

仿佛一下子从斗败的小公鸡,变成了亢奋的小母鸡。

叶凡疑惑,不明白众人的反应。

“没错,就是她。”

那个人也很是激动地点头,眼神中甚至流露出了一丝的崇拜。

“虽然她离开了北斗星域,可是其的威名我想大家应该都不会忘记。”

众人都是点头附和。

离开北斗?

叶凡愕然,眨了眨眼睛,好像就他离开过北斗吧?

这是

在说他吗?

看着台下一个个呼吸急促、面红耳赤的人们,叶凡不动声色。

原来

我的名声已经在人族中有如此的影响力了吗?

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啊!

叶凡心中有种莫名的情绪在翻涌,他虽然离开在这个世界这么久,但在这个世界却是依旧有人记得他,流传着他的事迹。

“叶凡,是不是在说你呢?”

旁边,厉天瞪大了眼睛,对着叶凡传音说道。

“或许吧。”

叶凡淡淡一笑。

呵呵,人前显圣这种事情当然还是要从旁人口中听到的嘛,自己说算什么回事。

“如果她还在的话,谁能够与其争锋?”

“她才是我人族真正的天骄,什么天皇子、元古、凰虚道,在她面前都是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她注定无敌,横推一切,未来必定能够证道!”

那个人慷慨激昂,声嘶力竭,甚至热泪盈眶,“她就是叶”

果然是在说自己啊!

只不过是不是吹自己吹的太狠了啊,其实天皇子、元古、凰虚道这些人也是不弱的,他、他其实也需要一只手才能够勉勉强强镇压的。

过了,过了啊!

叶凡一脸地高手寂寞,背负着双手,仰望向天空。

我不在东莞,可是东莞却有我的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