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荒。

“回来了。”

叶凡重新踏在熟悉的土地上,心中有些感慨。

曾经在数十年前,他还是一个懵懂少年,就被神秘的九龙拉棺带着来到了这片浩瀚的世界,走上了修行的道路,改变了人生。

而后又离开了这片大地,前往到了紫薇星域, 却又在十年后再度折返回到了东荒。

原本以为回到地球后,他真正的与这片土地无缘,终生不能再见,没有想到于今日居然再度回归。

猴子、李黑水、柳寇、紫月、神王、盖老前辈,李前辈

在这土地上,他结识了很多人,难以割舍,如今相隔十余年再度回归,能够与昔日的故人再度重逢了。

而在踏上东荒的土地后,不止是叶凡在感慨,神骑士等几名第一次来到北斗的地球“土著”全是惊讶,对这里充满了好奇。

虽然地球上的灵气复苏,可是相对于北斗的修道环境来说还是有所不如,属于两个级别。

叶凡在回到东荒后,原本是准备直接回到天之村,顺道去拜访一下李道青前辈,不过想了想后,他还是打算先去了解一下如今东荒的情况。

虽然这天下间,有李道青前辈坐镇,应该会很平静,不会掀起太大的波澜,可是他终究离去了十二年, 物是人非。

不知道当年的故人,曾经的敌手, 现在都如何了。

于是,在征求了一下众人的意见后, 他们就朝着前方的一座巍峨城池走去。。

这座城, 名曰天痕。

历史悠久,长存世间也不知多少万年了,是东荒十大古城之一,城墙雄伟,以青石筑成,宛若如一条青龙横卧。

叶凡他们一行人进城,并没有人在意,因为这座巨城每日间都有各种奇人异士出没,他们实在算不得显眼。

走进城后,他们就直奔着城内最为奢华的一座茶楼而去,想要了解当今天下的变化,无疑这里是最适合打听的。

毕竟只有无所事事的屁民,才整日谈论国家大事。

长生茶馆,楼高有五层,古色古香,进出无凡俗,都是修炼界的强人。它的出名在于有悟道茶可售,每年到头都有那么一两次,皆为天价。

只不过不知道为何,原本每年自不死山中都能飘出几十片悟道茶叶,可是在近数十年间都未曾再见到有茶叶飘出。

仿佛已经被薅光了。

因此,长生茶馆的悟道茶已经成为了一种绝唱。

叶凡等一行人登上茶馆,点上了一壶茶水,坐在一桌。

茶香弥漫,沁人心脾,神骑士小饮了一口,惊叹好茶。

长生茶馆能够闻名于世,自然不可能只凭悟道茶,其他的神茶也别有风味,专为大能特供。

小和尚花花等几名随行的弟子,也都是端起茶碗,浅尝即止,纷纷露出心旷神怡之色。

连黑皇都不例外,两条前腿扒拉在桌子上,直接叼起玉碗,开始鲸吸牛饮,其他桌位的人全都失笑。

不过他们来喝茶并不是主要目的,而是来打探消息的。

“唉,我们老了,真是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现在年轻一代的厉害人物真是让人后怕。”

“可不是吗,连凰虚道的徒弟都可以威震天下了,而今还不足二十岁吧。”

“万初圣地亦培养出一个绝世天才,这是痛定思痛呀,当年的圣子与圣女都让人给斩了,而今倾尽全力栽培一个奇才,想来这么多年都在憋着一口气。”

叶凡饮茶,静静聆听,并没有主动去询问。

长生茶馆生意很好,进出的都是南来北往的修士,人们喜欢在这里谈论修行界的各种事,是小聚的好地方。

“相传摇光圣子,嫡仙华云飞等人可能已经踏上了星空古路,否则这么多年为何都没有现世。”

“自当年李至尊弹指灭杀太古十大王族起,所有年轻一代的天骄们心中都憋了一口气,才真正认清楚天下并非是他们这一代人的,前方还有目标,要去努力追赶!”

叶凡露出异色,在自己离去的十几年间,已经有人踏上星空古路,去征战帝路了吗?

该不会就此错过?

“想当年天骄辈出,凰虚道、摇光圣子、圣皇子等人,都曾经压的年轻一代抬不起头来。”

“不过现如今真正在这个圣人不出的年代,于年轻一代中无敌的却是黄金天女,据说连凰虚道、神蚕道人等古皇子都不敢正面樱锋,要退避三舍。”

黄金天女?

听到这個熟悉的名字,叶凡皱起了眉头。

昔年,他与黄金天女战过一场,虽未曾败她,可是却也逼的她狼狈逃走,甚至自她身上偷学到了黄金神藏这一秘术。

虽同为古皇血脉,可给他的感觉,远远没有凰虚道、麒麟子等来的凶险,而今居然压的天下年轻一代抬不起头,连古皇血脉都不敢樱锋?

让他感觉有些疑惑。

“是啊,也不知道黄金天女自当年李至尊斩杀了黄金王后,消失了一段时间究竟去哪里了,为何会实力突飞猛进,据传连圣人都难以奈何她了。”

“据说她最近在统合万族,连许多王族都开始以她为尊,居然比当年天皇子更得人心,就是不知道她想干嘛,难道又准备对我人族举起屠刀吗?”

“她敢!有李至尊坐镇,谁敢动我人族?”

一名老人冷哼,很是不屑。

其他老者都是点头,昔年那一战李道青弹指灭十大太古王族,信手屠杀两尊大圣,无敌的形象早已经深入人心。

“不过黄金天女在年轻一代中可能真的已经快要无敌了,我能够想到战胜她的,恐怕只有当年的那两人了。”

“你如果不说,我都遗忘了,细算来他们应该离开十多年了吧,不知道现在如何了。”

“师傅你们在说谁?”一个十三四的少女询问一群长者。

一个老人溺爱的摸了摸少女的头,神思悠然,道:“是一对叶姓兄妹,兄长名为叶凡,妹妹叫做叶成仙,当年他们离开时,你还未出生呢,那可真是一段让人难忘的岁月。”

“他们很厉害吗?”少女偏着头问道,大大的眼睛很亮。

茶楼上很多人都望来,显然不少人都被他们的谈话吸引了,想起了当年的往事。

另一位长者摸了摸少女的头,道:“曾经他们两人每一个都曾经镇压过一个时代,连如今威名满天下的凰虚道、元古等古皇子女都是他们的收下败将,甚至连号称天赋血脉第一的天皇子都被斩了。”

“那他们去了哪里?”少女追问。

“离开了这颗古星,不知所踪,不知是否还活着,星路危险啊。”

就在这时,一声重重的冷哼传来,一群人离座而起,神色难看的下楼而去。

“咦,那是万初圣地的人,这样说圣体往事,他们肯定不满,当年叶凡可是斩了他们的圣子,又杀了他们的圣女啊。”

“唔,而今他们终于培养出了一个天纵奇才,宝贝的不得了,今日将与圣体叶凡的弟子叶瞳进行一场大对决。”

“对啊,今日将有天纵奇才的一战,选在本城,这么多强者赶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观看这举世瞩目的一战。”

叶瞳?

小和尚花花听到众人说起圣体的弟子后,立即就转头望向了叶凡。

自己才是正宗大肥......呸,圣体的衣钵传人。

“那是你大师兄。”

叶凡摸了一下他的小光头,说道。

听到叶瞳这个名字,他也是楞了一下才反应了过来,应该是自己从紫薇星域带回来的小瞳瞳。

这么多年过去,想来昔年那个坚毅的小家伙,现在也该长大了。

“该走了,到火灵壑去观看天纵奇才间的对决,一个时辰后大战就要开始了!”

“不错,赶紧寻找好位置,看一看这场东荒近年来最为引人瞩目的一战,到底谁更强。”

长生茶馆中的人陆续起身,几乎眨眼间就走了大半,飞向远方,都不想错过这场天才大战。

“真是让人期待,不知道这个叶凡的传人是否会延续昔年圣体的无敌。”天空中人影绰绰,许多人都眸光湛湛,驾云朝一个方向赶去。

不多时茶馆中便冷清了下来,除却神骑士他们几人外,几乎所有人都走了个干净。

“这个孩子已经成长起来了。”

叶凡有些感慨,当年离开时曈曈还是一个稚嫩的幼童,常常哭鼻子,独自一个人垂泪与一些小动物说话。

十几年过去了,他竟已经成为一方天骄,可以大战诸圣地的圣子了,声名鹊起。

“师傅,我们也赶紧去吧。”

小和尚花花催促道,原本踏上这片陌生的土地后,小家伙就开始有些想念爹娘,可是在此刻居然隐隐期待起来。

“不错,好久没有见到我大侄子了,怪想念的。”

大黑狗直立而起,摇头晃脑。

神骑士等人也是点点头,看向了叶凡,刚来到北斗星域就能将见到叶凡的弟子与人激战,让他们有些期待。

“好,我们也上路,去看一看这场天才争雄战。”

叶凡的目光望向城外的方向,脑海中浮现出小瞳瞳的模样,最终他缓缓开口说道。

火灵壑是一处远古战场,位于天痕城西百里外。

这片山地中心有一条大壑,长达数以十里,寸草不生,无论种下什么样的种子,怎样浇灌都不会生根发芽。

火灵壑土地呈红褐色,寸草不生,光秃秃一片,相传曾出现过一尊火灵,君临天下,统治中域无尽岁月。

此时,火灵壑周围的山峰上人满为患,这一战影响很大,各方关注,被誉为年轻一代天王战。

“昔年圣体叶凡可是做了一些大事,连天皇子都斩了,原本以为他离去了,再也听不到他的消息,却不曾想居然还有一位弟子出世。”

“当年他与天皇子那一战我还记忆犹新,连号称天赋血脉第一的古皇子都斩了,实在不可思议,不知道他这个弟子继承了几分实力?”

在这一路上古族各方雄主不断出现,纷纷出言与议论,早已过去多年的大决战让他们记忆深刻,依然未忘。

“来了!”有人叫道。

远处,一大片云雾翻涌而来,浓的化不开,像是一片以神金铸成的云彩,茫茫无边,上面屹立着上百人影。

当中,有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男子,头戴紫金冠,身穿锁子甲,身材高挑,英气逼人。

“那个少年就是现如今万初圣地的圣子,名为莫雪,是万初圣地多年来倾尽心血培养出的天纵奇才。”

莫雪神色平静,黑发披散在肩头,英姿勃发,眼眸很深邃,屹立在云层最前方。

他身上的铁衣寒光闪烁,头上的紫金冠灿烂夺目,有大道波纹流动,将他衬托的高不可攀。

在其身后,站立着数十上百道人影,一个个都沉默不语,面无表情。

“轰”

远处,滔天妖气涌动,五色神光冲霄,一头巨大的孔雀横空而过,照亮了天宇。

“孔雀明王来了!”

众人惊呼,正是当年纵横天下的孔雀王,屹立在云端,来此观战。

“这可是妖族的一尊王,天地未变前就几乎斩道了,而今更是道法通天,当年与圣体有交,这是为叶瞳压场来了。”

天地间,狂风怒吼,神云汹涌,强大的波动如瀚海一样起伏,在这短暂的片刻间来了诸多大势力。

除却摇光、道一、紫府、瑶池圣地的人以外,连太古族都有许多人前来进行观战。

他们都是来看一看圣体的继承者到底如何,会不会是第二个叶凡再现世间!”

谷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