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

满头白发的老者感觉自己的肩膀上一沉,心中剧震。

他可是至尊,踏足于人道领域的巅峰,神觉惊世,可在此刻却被人在无声无息间靠近。

这绝对是匪夷所思的。

在那话语落下的瞬间,他苍老的身躯上爆发出一片绚丽,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他出现在不远的位置,如电般的眸光重新望了回去。

在那里,有着一道伟岸的身影,淡然宁静,仿佛恒古不变般。

他负手站在虚空中,眸子深邃,黑发乱舞,仿若欲于青天比高,睥睨天下,有一股舍我其谁,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气概。

与天地相合,连大道都被压制了。

“这”

仙殿至尊的眸子剧烈收缩,心中一颤。

望着那道模糊的伟岸身影,他有种自身极其渺小的错觉,仿佛对面的不是一个人,而是无垠的浩瀚星空,广阔的天地,如宇宙般壮阔。

在其面前,他磅礴的法力如同消失了一般,像是一个普通的老者,没有任何的区别。

可这怎么可能?

他可是至尊,屹立于人道领域的最巅峰,谁能够让他有这种错觉?

除非......

仙!

但这绝对不可能,这世间除却他们仙殿内的那一尊残仙外,已经没有任何仙道存在了。

而且眼前的这模糊的身影上,虽然让他有种心悸的感觉,却没有任何的仙道气息。

无疑证实了这一点。

不过眼前的这尊存在,也绝对足够恐怖,随意间出现在自己的身后。

“你.....是谁?”

仙殿至尊浑浊的瞳孔中带着一丝谨慎,出言道。

“呵呵,不是你在寻我吗?现在却来询问我?”

李安背负着双手站在那里,眸子仰望着天宇上,等到仙殿至尊开口,才缓缓地将落下了眸光。

那眸光太炽盛,宛若一缕缕仙芒,日月在其中沉浮,仿佛连虚空都要撕裂。

压在仙殿至尊身躯上,似乎让他再度佝偻几分。

“难道.....你就是那个罪血至尊1

仙殿至尊心中震动,望着对面的李安,难以相信。

原本他降临到下界,听说过在这座牢笼中出现了一名疑似至尊的存在,但却并没有太过在意。

虽然在这片法则残缺的世界,能够诞生出一位至尊,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但却也限制其的实力。

就如同一片小池塘,里面的鱼儿在如何成长,体型也终究难以超越池塘,而大海中的生灵,则有着广阔的天地,没有任何的限制,可以尽情的成长。

但现在......

你踏马跟我说在池塘里养出来了一条龙?

“罪血吗?看来你也是来此行杀戮的,那么就动手吧。”李安似笑非笑,目光深邃。

“这位道友,其实我这次下界,并非来征战的,其实我等可以和平相处。”

仙殿至尊脸色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在李安的目光下,他只感觉自己仿佛随时可能炸裂开来一般,没有任何的抵抗力。

“呵呵,和平相处?”

李安脸上的笑容消失,眼神一下子变得冰冷。

对于此界,他们可是征伐了不知道多少年,手上早已经沾满了血,现在却说和平相处?

“道友实力高深,早已经超出了这方牢笼,未来必定潜龙升天,前往九天十地,不若加入我仙殿如何?”老者说道。

李安不置可否,脸上平静。

“道友或许并不了解我仙殿,若是加入,绝不会辱没你的天资与身份。”仙殿至尊微笑,胸有成竹,在谈及仙殿二字时,连佝偻的身躯都似乎挺直了一些。

仙殿,不足五人,但每一人却都强绝到了极巅。

而且.......

更重要的是还存在着这世间唯一的真仙。

在这绝地天通,举世无仙的年代,有着一位真仙坐镇的仙殿,绝对可以说是俯瞰九天十地,傲视世间。

因此,仙殿至尊很自信,想要劝说李安加入仙殿。

但还没有等仙殿至尊继续开口,一道斩钉截铁的声音就打断了他。

“够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