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多人跟来,请叶凡他们一行人来此饮酒、畅谈,他们自然不愿拂人美意,推杯换盏,聊到很多战役。

美丽的女子为他们斟酒,如蝴蝶绕树,翩然起舞,这里很是热闹。

可是就在这时,一群人赶来,气势汹汹。

“人族圣体,你欺世盗名,是一个刽子手,曾暗害了很多同道,今日我要揭露你这个世间最大的魔。”

为首者的一个老者,声色俱厉,指着叶凡的鼻子就是大骂。

人们都是一呆,这是怎么了?

姬皓月等都惊醒,这显然是要针对他们,而今人族圣体名声响亮,这得是多么强大的一个联盟才敢这样做,要知道,这可是人族最后一关,不是寻常的地方。

今日是怎么了,什么牛鬼蛇神都出来了。”庞博眸光扫过这群人,不客气的说道。

居中的老者身材高大,很是威猛,一脸的虬髯,目光炯炯有神,自报姓名为王天羽,而一群人跟在他的后方,都像是苦主。

“老夫所说有凭有据,当年有一批惊艳的天才,与圣体一起踏上人族古路被暗中迫害了,被吞食了血肉,惨案至今未破,可直指叶凡。不然而今可能会多上几位璀璨神星。”王天羽话语铿锵,像是一口金钟在嗡嗡而鸣。

一群人开始熟练地给叶凡的身上扣黑锅,泼脏水。

而叶凡稳坐泰山,根本不为所动。

很快,就有两名执法者出现,进入这片琼楼玉宇。

“我觉得有必要彻查你,看一看你到底是怎样的人!”一个身穿大罗银精战衣的执法者接近,大声说道。

另一人亦是同样装扮,大罗银精闪动银白光滑,通体锃亮,灿烂迫人,唯有最强大的执法者才有这等战衣。

两大执法者亲临,发出这样的话让现场有些紧张,人们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这是要动真格的,代表了人族古路上一批老古董的意向吗?!

姬皓月、庞博等起初还没有放在心上,都懒得去争辩了,认为纵有人来搅闹又如何,可现在全都心头一震,执法者出现了,代表了古路的一种态度,真的要下狠手吗?

这群执法者体现了古路上一些重要人物的意志,说明事情到了现在很严重,任谁都没有预料到。

“为什么?”叶凡神色平静,盯着这两人。

“人族圣体你认罪与否?”

一个执法者并不回答,神色严厉,浑身银芒飞舞,看起来很威武。

“你们卑劣而低劣,太没品了。”

叶凡冷淡的说道。

“你这是在质疑我们的公正吗?”一人冷声说道。

“说吧,你们是谁,我与你们到底有何冤仇?”叶凡冷哼。

很明显,这是在故意针对,打算致他于死地。

“你杀了我侄子,你可能忘记了,但是我们这一族一直没有忘,等你很多年了!”一个执法者说道

“你侄子是谁?”叶凡问道。

“我们这一族姓刘,在人族古路上还没有人敢随意杀我们这一族的直系呢!”一个执法者说道。

显然,这是一个庞大的家族。

“姓刘,难道是刘邺,那个品性卑劣的假执法者?”

在人族古路第二城时,曾出现一个执法者,名为刘邺,冷酷残忍,想倚仗身份命人锁住叶凡,要直接镇杀掉。

当时,所有人都有点发懵,连叶凡都是一惊,但事实证明,他是假的,不过为一个执法者的子侄而已,冒穿其叔父的战衣,横行跋扈。

结果虽然有人相护,但刘邺还是被叶凡以冰冷的战矛刺透,钉死在了青石板上,鲜血淌了一地。

也正是那一战,叶凡在人族古路第一次扬名。

“你们是刘邺的族人?”

“不错!”

事情都已过去这么多年,叶凡原本以为风平浪静了,身为执法者不会做出格的事,想不到却是这样一个结果,这一族肆无忌惮,强势跋扈,要除掉他。

这么多年来,若非他一直走在黄金古域,身在一般修士无法到达的地方,恐怕早就被报复了吧。

“年轻人你做事太绝了,即便邺儿有错,你也没有必要取他性命,这种祸是你自招的。”一个执法者说道。

“你就是他的叔叔?”叶凡问道。

“不错。”刘明德点头。当年刘邺正是穿着他的战衣前往人族第二城,结果殒落,喋血星空,让他遗恨。

叶凡斥道:“身为星空古路上的执法者,你还有一点良心与觉悟吗?包庇亲故,知法犯法,肆无忌惮,跋扈冷血,你也配做执法者,扒了你那层衣与皮,肮脏到让人恶心!”

刘明德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尽管围观者在远处,不见得能听到这里的驳斥声,但还是让他神情森然不已。

“杀!”

另一名执法者,发出指令。

不准备再给叶凡拖延时间,免得夜长梦多,打算将他速杀。

轰隆!

转瞬间,两股大圣级气息锁定了叶凡,打算将其一击必杀。

“呵呵,这就是古路执法者吗?”

叶凡摇头,眼神中浮现出一抹失望。

明明身为人族的执法者,却这般没有底线,颠倒黑白,残害族类,与异族勾结,如何担当得起执法者的名号?

甚至连个保安都不如。

“既然如此……”

他的眼神冷了下来。

“那么就让我这个‘人族保安’,来正法!”

下一刻,他自嘲一声,一件黑色制服套在了身上,手持着一根电棒就朝着两人砸去,电闪雷鸣,震撼世间!

这一日,人族古路大震动,鲜血飞溅,喧沸上天,人族保安震世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