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

泰尔斯又听见了那道诡异的耳鸣!

这一次,泰尔斯痛苦地低下头,脸孔生生扭曲。

跟刚才相比,这一次的耳鸣,尤其大声,快赶上昨天那个异能刺客的魔音了!

这到底是什么?

泰尔斯忍受着痛苦,却知道他不能在这个时候出差错!

整个王都的人,都在目击着这一刻!

李希雅的发光双目,疑惑地向他看来。

光芒愈盛!

刺得整个露台的人纷纷抬手或转头,连站得最近的五位公爵,也都看不清、听不见中心的情况。

强光下,泰尔斯也逐渐看不清外面的情景。

痛苦的耳鸣中,泰尔斯只能勉强看到李希雅和凯瑟尔的身形。

他已经开始咬牙,忍受着这阵耳鸣的折磨。

穿越者的异状随之被发现了。

李希雅带着强光的眼睛一缩一张,随即在疑惑中出声:

“你?”

“你怎么会……”

怎么回事?

泰尔斯心中莫名地紧张。

就在此时,泰尔斯明明白白地看见,国王凯瑟尔的健壮身影,在光芒中突然转头。

“李希雅……”国王轻轻开口,只有靠得最近的李希雅和泰尔斯能听到。。

不知为何,凯瑟尔五世没有了一贯以来威严和冷漠,这一次,他的语气竟然是哀求,与无力!

“求求你,”堂堂星辰王国的至高国王,此时竟低声下气地恳求道:

“这是星辰的未来,也是米迪尔的夙愿。”

李希雅握着他们俩的手,不知为何颤抖了一下。

但她随之便转头,看向国王:

李希雅难以置信地问道:“她……是她?”

但国王没有回答她。

下一秒。

光芒消失了。

耳鸣也消失了。

耳朵解脱了的泰尔斯松了一口气,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这到底——到底是怎么回事?

耳鸣,大主祭的怀疑,国王的哀求……

他回过神来,露台上的人,重新回到视线中。

空气中,只余下一道红色的光线,连接着泰尔斯和凯瑟尔的伤口。

那道红色的光线,在被所有人惊异、欣喜、失望与复杂共存的目光审视了十几秒之后,也终于消失。

李希雅此刻的表情极其疲惫,她抬起头,深深地看了凯瑟尔一眼。

凯瑟尔五世没有说话,只是淡然地承受她的目光。

李希雅又看了泰尔斯一眼,这一次,泰尔斯从她的眼里,明白无误地读出了惊讶、厌恶,还有……恐惧?

周围的贵族们,都屏息看着这一切。

泰尔斯知道现在的场合不对,他只能咬咬牙,把疑惑那那道耳鸣的痛楚,一起埋藏进心底里。

就如同其他数之不尽的谜题一样。

只听落日神殿的大主祭,有气无力地宣布道:

“女神降下了谕旨。”

她转过头,复杂而痛苦地看了凯瑟尔一眼。

“此二人系为父子。”

“血脉相牵,命运相连。”

大主祭话音一落,便果断向着大厅的侧面离去。

在民众虔诚的跪拜下,她走下露台,看也不看大厅里任何人,任何物一眼。

毫不留恋。

只留下沉默的凯瑟尔,和震惊的泰尔斯。

小女孩祭祀紧张地看了两人一眼,匆匆忙忙地捧着盘子跟上。

下一刻,因为血脉仪式而安静下来的群星之厅,顿时爆发出欢呼!

卫兵在基尔伯特的催促下,将话传下广场。

璨星王室,在十二年之后,终于有了新的血脉。

露台上的骚动,随之变成整个广场上,数万人的狂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