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尔斯跟随着迈尔克,在格局大气又千篇一律的英灵宫里七弯八绕。

避开五位大公耳目的情况下,终于,在一个露天瞭望台前,泰尔斯见到了让他恨得牙痒痒的两人。

“这副从容的样子——看来你适应得还不错,小王子。”

早已除下披风与面巾的白刃卫队首领,尼寇莱背对瞭望台外的景色,看着眼前一脸兴师问罪之态的星辰王子,表情淡定。

“如果你是说,差点被人逼着,用一把我都举不起来的剑,在六个老男人面前割颈自杀的话……”泰尔斯呼出一口长长的气,恼怒地道:“对,我是过得不错。”

“老男人?我记得烽照城的佩菲特大公还很年轻,不算老。”尼寇莱嘲弄也似地轻笑出声,让泰尔斯更加不满。

“我开始怀疑,你们所传达的真的是努恩王的意愿吗?”一肚子火的泰尔斯神色不善地看着两人:“还是说‘我的性命’根本不在他考量的范围里!”

“这个问题嘛,”康玛斯的史莱斯侯爵露出讪讪的表情:“我之前提醒过您,努恩陛下的态度可能会有些……强硬和粗暴……”

泰尔斯猛地转过头盯着他。

“好吧,这么看来也许不止强硬,陛下他还有一点点,额,”在泰尔斯的怒视下,史莱斯搓动自己的手杖,尴尬地笑笑,在一阵思索之后,他终于找到两个较恰当的词,眨着眼睛道:

“狂野和奔放?”

泰尔斯深吸一口气,强忍住骂人的冲动。

“下次遇到这种事情,比如要把我推到某个必死的陷阱里之前,麻烦用标准的、不带北地与西部口音的、符合修辞习惯的人类通用语通知我一声……”泰尔斯目光冰冷,看着两人一字一句地咬出话来:“这就是你们对待合作者与同盟有的态度?而且……”

“逼迫一个七岁的小孩自杀……有任何荣誉可言吗?”

尼寇莱和史莱斯对视了一眼,前者脸容不变,后者则拄着手杖,礼貌地微微一躬。

“逼迫?荣誉?我想您误会了,”史莱斯侯爵叹了一口气,脸色随之变得严肃:“大公们——他们从头到尾在谈论的,就是杀了您,以及之后带来的利益和后果。至于杀死您的方式,以及是否有悖荣誉,不过是厨师上菜的形式,无伤大雅。”

泰尔斯狠狠皱眉:“所以,其实你们一开始知道我会面对什么样的境遇?”

尼寇莱耸了耸肩。

“而七岁和孩子这种东西,”史莱斯表情庄重地道:“我想,也许您该体会到了。”

“您在埃克斯特,就是一个象征,一个符号,在很多人的眼里,那叫‘星辰继承人’。”康玛斯的侯爵深吸一口气,出神地看着一片英灵宫的地砖:“它远比您的年龄,您的素质,您的名声,甚至比您本人都重要。”

“没人在乎您是不是孩子。”

心情复杂的泰尔斯抽动着脸庞,随即不禁笑出声来。

该死的。

这些政治家们。

“别像个委屈的姑娘,小王子,”尼寇莱抱紧自己的双臂,冷哼一声,“胆色与勇气是北地人最敬佩的素质,如果你连第一关都过不去……”

“你知道,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作为陛下的同盟。”

泰尔斯咬紧牙齿。

“嘿,”第二王子冷笑道:“这种同盟资格的审查方式还真是不多见。”

“不多见就对了,”尼寇莱耸了耸肩,低着头看向星辰的王子,眼里闪烁着奇异的色彩:“欢迎来到北地。”

三人沉默了几秒钟。

“所以呢,努恩找到他的仇人了吗?那个伦巴的合作者和嫁祸者?”泰尔斯尽力冷静下来。

“同时也是您的仇人,”史莱斯侯爵轻轻一笑:“既然第一面已经见过了,陷阱的第一步已经完成,那我们的后续计划是……”

“没有什么后续。”

泰尔斯淡淡地道。

史莱斯和尼寇莱齐齐一怔。

泰尔斯抬起头,眼里的怒意已经转化为坚决。

绝不能按照他们的规则来。

否则……

他的眼前闪过瑟琳娜·科里昂和查曼·伦巴的形象。

……什么时候被卖了都不知道。

“努恩的计划到此为止,”泰尔斯听见自己一字一句地,带着压抑的感情说道:“我不是那个老头的玩偶,任他操弄。”

史莱斯露出难看的笑容。

“你这是什么意思?”尼寇莱的眼神中的温度渐渐冷却。

“听着,如果努恩想要我的帮助,那他最好尊重我的意愿,还有生命!”泰尔斯斩钉截铁,毫不退缩地与尼寇莱的凶悍眼神对峙:“接下来的事情,你们按我说的去做。”

白刃卫队的首领闭着嘴巴,从鼻子里呼出一口粗气。

“现在不是你耍脾气的时候,小王子。”尼寇莱盯着泰尔斯的眼眸微缩,目光中露出森森寒意,语气惊悚:“别忘了你正在埃克斯特,正在龙霄城,远离你的国王父亲,你的随员们都不在身边。”

“而英灵宫很危险,很多索命的灵异故事都发生在这里。”尼寇莱目光灼灼。

“没办法,毕竟我只有七岁嘛,”泰尔斯不管不顾,决心把主动权抓在自己的手里:“你知道,我要是一不小心丧命在这里,那你们……”

尼寇莱冷冷打断他:“我们有无数方法,可以在不危及生命的情况下,收拾不听话的小孩子。”

“而且不要忘记,”尼寇莱偏过头,露出他背后那把形制特异的刀柄,毫不掩饰地威胁道:“我很擅长对付姓璨星的人,特别是冠着‘第二王子’头衔的人。”

泰尔斯暗暗咬牙。

“十一年前在战场上杀死了溯光之剑,你就这么沾沾自喜吗?”史莱斯的眼里,穿越者不客气地回敬道:“我见过战场,知道那场战役……他身被十一创而倒下,你不过是几百个围攻者的一员,恰巧刺出最后一刀而已。”

“比起逼着七岁小孩自杀,你的光荣战绩好不到哪儿去。”

尼寇莱默默看着他,缓缓放下抱着的手臂,脸上的内容慢慢从威胁转变成杀意。

“好了好了,”史莱斯侯爵连忙走近两人中间,微笑着打圆场:“作为同盟,我们不该在目的达成前就毁约……这可不是做交易的好方法。”

“也许努恩王该找另一个同盟,”泰尔斯冷冷地回话:“随时可以为他把命送掉的那一种。”

“这里不是你可以发号施令的星辰,帝国小屁孩,”尼寇莱讽刺道:“你最好搞清楚这一点。”

“你必须仔仔细细地按照我们说的去做……”

“要不这样如何!”第二王子打断了尼寇莱。

在尼寇莱吓人的脸色前,泰尔斯一声失笑,表情瞬间变冷:“我去找五位大公,跟他们好好谈心。”

史莱斯皱起眉头。

“比如:努恩王正在寻找害死他儿子的幕后凶手,而你们都在他的怀疑名单上……”

尼寇莱和的史莱斯表情慢慢变了。

在尼寇莱杀人的目光和史莱斯紧皱的眉头前,泰尔斯淡淡地威胁道:

“而最后,无论他确认是谁,努恩都要把对方抽筋扒皮。”

“然后会怎样呢?对了,凶手警惕更甚,努恩的复仇失败——除非他要同时干掉五位大公。”

“第二天,凶手就会回去自己的领地,继续逍遥自在,恨意唯有加深。”

“然后,十年或八年,等到努恩死去,等到选王会上,等新的共举国王加冕……”

泰尔斯眯起眼睛:“祝沃尔顿家族好运——我很期待,在未来代表星辰,跟新国王建立良好的外交关系,支持他和大公们处理埃克斯特的内政。”

“比如,把没有继承人的龙霄城,封给另一个统治家族?”

尼寇莱和史莱斯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

“所以,最好尊重一下星辰的未来至高国王,北地人。”泰尔斯冷哼一声:“用你的说法……仔仔细细地,按照我说的去做……”

“还有,别叫我帝国人,你每提醒一次,都让我觉得自己不在埃克斯特,”泰尔斯表情自在,他不客气地举起右手食指,在空中轻点着,留下一句让白刃卫队首领脸色发青的话:

“而是在伟大帝国的……”

“北地行省。”

星辰王子再也不理表情精彩的两人,转身离去。

————

“你在看什么?”

铠区的街道上,米兰达转头问着科恩。

“没什么,”科恩把视野从小巷里收回来,嘟囔着,“刚刚在小巷里看到个好奇怪的人,腰上别着两把剑……”

“剑?”米兰达神色一凛:“会不会是我们的目标?长得什么样?”

“他长得一副……不行,刚刚没太在意,”科恩死命挠了挠头,紧皱眉头:“记不住他的脸……”

米兰达叹了一口气:“警醒些,大皮带说了,这里最近来了些生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