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位大公神态各异地看着伦巴:奥勒修紧皱眉头,满脸惊疑,特卢迪达侧头打量,狐疑万分,莱科大公的目光一动不动,仿佛僵在了原地,罗尼则紧捏拳头,眼中尽是不屑。 ()

半晌之后,奥勒修大公轻声问出所有人的心声:“你疯了吗?”

噼啪。

六个大火盆,混合着永世油和柴火等其他燃料,烧得越发旺盛。

此时此刻,黑沙大公的半身隐没晦暗之中,半身则映照着厅内的火光。

伦巴转过身,看向长方桌里端那个空空如也的主位,思绪微动。

小时候,和哈罗德一同在此玩耍的场景似乎重现眼前。

他不自觉地按上腰间的佩剑。

“谁知道呢,”伦巴表情淡然,眼神冷漠:“大概是吧。”

奥勒修的表情越发迷惑,他的眉头开始轻轻颤动。

就在此时,一直眯眼打量着伦巴的特卢迪达,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其他大公都看向他。

“龙霄城,哈哈哈……龙霄城,”特卢迪达的右手架在横抱的左臂上,抵住下巴,肩膀随着笑声不住抖动,胸前绣着的那柄光芒四射的剑刃也上下晃动:“瓜分?”

这位再造塔大公又呵呵地笑了几声,就像刚刚听了个不错的笑话。

显然,他的幽默感没有感染其他四人:他们都静静地看着特卢迪达,表情冷淡。

“抱歉……哈哈……”

“原谅我的失态,诸位。”特卢迪达大公咧着嘴摇摇头,右手依然架在左臂上,向着大公们随意摆了摆。

但话语里却没有丝毫歉意。

“坐在大公的位子上,可不常听见这样的惊人之语,”特卢迪达大公的笑容慢慢消退,但笑意却依然存留在脸上,眼带深意:

“尤其是来自另一位大公。”

伦巴望着他,轻哼一声,表情莫测。

“很好,”威兰领的奥勒修大公冷冷地插话道:“我们拿下龙霄城的广袤土地和无数领民,吃饱喝足……”

“然后,就把你的事情轻轻放过,对么?”他若有所思,但眼神却越来越不善:

“就像一门好生意?”

“国王的领地,交换国王的性命?”

伦巴看也不看他一眼,只是望着半空,默默道:“别过分解读了我的意思,雷比恩——从年轻的时候起,你就一直对我有偏见。”

奥勒修嗤笑了一声,脸色难看。

唯一坐着的莱科大公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无视努恩陛下遇刺,无视某人的跋扈和背叛?”这位最老的大公摇摇头,表情罕见地严肃起来:“这可算不上一个好提议。”

伦巴看向莱科,眼神也锐利起来。

“我确信这是一个好提议,罗杰斯,尊敬的长者,”他恭谨地正色道:“龙霄城处在埃克斯特的心脏地带,要道无数,资源丰厚,领土广阔,土地肥沃,领民众多。”

伦巴的眼神微微一动:“对其他领地有着天然的压制优势。”

“努恩当政的日子里,诸位也深受其苦——军队过境、设卡、断供、屯粮、移民、开放荒地……他有的是花样对付我们。”

莱科大公叹出一口气,眼神迷蒙。

“所以,解决龙霄城,”伦巴伸出右手,环视着大公们,缓缓握拳:“这是为了让那道名为沃尔顿的枷锁不复存在,是为了解放在座的……在此的诸位。”

他扫了一眼其他四人。

但其他大公们都不为所动。

只有罗尼大公微微抬起下巴,先是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然后眼神转冷。

“真是有趣……”他沉声道。

“在你做了这一切之后,在你无耻地弑杀君主之后,在你带着兵力进逼英灵宫之后,”罗尼的声音里渐渐露出了压抑的怒意:“居然想要用先王陛下的利益和领地,来换取我们的谅解,换取我们的同谋?”

“还把话说得这么冠冕堂皇……”

“好像你是站在我们一边,为了我们而不得不这么做似的。”

罗尼大公当着伦巴的面,冷冷地呸了一口:“去你的,伦巴。”

伦巴面无表情地回望着他。

祈远城的库里坤·罗尼——虽然一如传闻中豪迈刚直,毫不妥协,但这还是第一次见识呢。

也许会是个麻烦。

伦巴大公闭上眼睛,然后缓缓睁开。

“我必须重申,虽然我与努恩陛下有着难以解开的误会,甚至仇怨,”他慢慢地开口:“但昨夜的这整场悲剧?”

“都是星辰人的谋划——秘科的手段你们都听闻过,有的人也许还见识过。”

“我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要在他们留给巨龙国度的创伤恶化之前,拯救我们自己。”

奥勒修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

“所以这是什么?”威兰领的大公偏头瞥视着伦巴,表情难看:“找到足够的价码,然后买通我们为你背书?”

“这么说,你把这个荣耀的大厅……”“奥勒修的音量陡然提升,脸现怒容:“当成了下等人们呼来喝去,讨价还价的集市吗?”

“别玷污了我们的尊严,大公阁下。”

莱科冷眼旁观几人的对话,并不开口。

伦巴脸色一沉,他微微低头,缓缓地呼气。

“所以,这个价码,你们不接受?”他的嗓音有些低沉:“同样的事情也发生过一次——三百年前,如果没有萨拉摄政,沃尔顿早就因领主丧命而失却对龙霄城的统治了。”

“也就是说。”

“这是你们三百年难得一遇的机会……”

听到这里,罗尼再也忍受不住,他拍桌怒喝道:

“这不可能!”

他一脸被冒犯的表情,气冲冲地喝道:“你要我们自甘堕落,与弑君者同谋,去掩饰和包容本该是你犯下的罪恶,你留下的恶果?”

“你在侮辱我们,也在侮辱埃克斯特!”

特卢迪达笑了出来。

“瓜分龙霄城?老天,有生之年我还真能听见这话——就在老王没了的这天里。”他阴沉地道,一双小眼来回观望。

“但这不能成为我们为你擦屁股的理由,”特卢迪达大公把眼神从伦巴身上收回,笑眯眯地道:“也不是讨价还价的好方式。”

伦巴回望着这位再造塔大公,神情一转:

“是么?”

“特卢迪达,无论你们再怎么往叹息山脉拓荒,贫瘠的再造塔永远都缺一块新耕地,”伦巴转过身,正面面对着特卢迪达,说出的话让后者微微一怔:“但如果有了龙霄城东南的两个甚至三个郡,你就不必再跟那些山里的蛮人虚与委蛇,不用再为每一个绝日严寒的粮荒发愁了。”

特卢迪达眯起眼睛。

“你是说两块跟我的土地不接壤的飞地?”狡狯的大公淡淡冷笑:“究竟是对谁更有利呢?”

伦巴翘起嘴角。

“既然你这么说了,”黑沙大公沉声道出让人不寒而栗的话:“烽照城的佩菲特刚刚去世——而他的领地离龙霄城实在太近。”

四位大公的眼中又是微微一动。

“我以为,他那位年幼的弟弟不足以担当大任。”伦巴冷冷作结:“刚好也解决一下再造塔的窘况——当然,这样的话,龙霄城的归属划分就要另说了,祈远城和威兰领都能分得多一些。”

特卢迪达愣住了,他呆呆地看着伦巴,像是第一次认识他。

罗尼大公听到这里,表情可怕地痛骂出口:“该死!”

咚,咚,咚。

莱科大公用手指叩击着桌面,眼神微妙。

“从过去跟在兄长身后发呆的小查曼,再到今天凶名赫赫的黑沙大公……”他的声音悠长而沉稳:“以前真是小看你了——老家伙选择了你而非众望所归的哈罗德,看来是有原因的。”

伦巴的瞳孔微微一紧。

他的眼前再次浮现出十二年前的那幕。

哈罗德。

他的兄长。

他命定的封君。

他仿佛又看到对方躺在地上,一边痛苦地咳血,一边对泪流满面哭嚎着的自己,露出最后的微笑。

查曼。

记住。

我们永不屈服。

伦巴的眼神凝固在虚空中。

只听秃头的老大公叹了口气:“野心可真大啊,要一连并吞国内最中心的两个大公领?”

我的野心?

不。

伦巴默默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