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尔斯还记得他跟陨星者的初次见面。

六年前的王子,曾在地狱感官中看清过尼寇莱的样子:一个发散着针刺般光芒的银色人形,终结之力在男人的体内寸寸闪烁,随时牵引着对方的去势和方向,带来飘忽不定的动作和身形。

当时,借着狱河之罪的泰尔斯哪怕想破了头,哪怕把对方速度轨迹方向变化全部计算在内,还是悲哀地发现:弱小的自己没法躲过尼寇莱的袭击哪怕对方赤手空拳。

而六年后的现在……

“砰!”

尼寇莱的重拳顷刻即至,重重轰在泰尔斯的盾牌上。

重响之下,泰尔斯浑身一晃!

但他死死咬住牙,踏住后腿,顶住了这一击。

地狱感官中,泰尔斯眼前的银色人形一阵闪烁。

王子顿时绷紧了神经。

如预料一般,第二波进攻陨星者的左拳毫无停顿地攻到眼前!

泰尔斯准备像以往一样后撤。

但那个瞬间,怀亚在庭院里训练时的话掠过他的耳旁:

殿下,您不能总是后退或抵挡:英灵宫里,我和卡拉比扬跟那个大块头的交手就是这样,我们太忌惮旭日军刀的进攻,一味避战,却终归失败防守不是放弃,而是为了下一次进攻做准备。

呼尼寇莱的拳头带起吓人的风声!

泰尔斯深吸一口气。

下一刻,他神色凛然地迎着对方的拳头,抢上一步,对攻出北地军用剑术里的侧击式!

剑锋逼得尼寇莱攻势一滞。

但陨星者的应变超乎他的想象:对方一边躲避剑锋的同时,还却顺势变化左手,纵劈他持剑的右腕!

泰尔斯在地狱感官的帮助下看着这位极境高手的动作,心中赞叹:果然,防守不是一味退却。

比如尼寇莱,他的每一次防守都带着侵略性的下一步,哪怕正在后退躲避,对方想的也从来都不是避开伤害,而是造成伤害。

想到这里的泰尔斯再度咬牙向前,推出盾牌,撞向对方劈来的左臂!

北地军用剑术的第三套守式反击式。

挥出盾牌,名为防守,却是为了下一次的反击!

“砰!”

碰撞之下,闷响再度传开。

左手微麻,浑身震动,但泰尔斯却嘶吼着,想竭力刺出反击的一剑!

可尼寇莱的动作却比想象中更快,也更诡异。

只见他左臂抵在盾牌上,整个人却毫无停顿地前冲,照着盾牌中心,就是一记势大力沉的膝撞!

“轰!”

泰尔斯只觉得呼吸一窒!

下一秒,他就痛苦闷哼,带着盾牌摔出了两米开外。

“很不错。”赤手空拳的尼寇莱表情不变,捏了捏双手的骨节,眉毛微不可察地一皱。

“算是你这么多训练课里,表现最好的一次。”

陨星者慢慢走近,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至少有了些战斗的意识,不再是瞎子挥剑,懦夫举盾。”

泰尔斯艰难地爬起身来,甩了甩麻木的左手,重新拾起盾牌,苦笑道:“是你那种突然变向的终结之力……”

“又一次?”

陨星者摇了摇头,仿佛不想浪费时间:

“快些结束,我还想吃个午饭。”

泰尔斯用力吸了一口气,死死忍住痛楚,重新拉开“应敌式”。

北地军用剑术啊。

他突然想起了初学剑术时,基尔伯特告诉他的话:这套剑术,是为了与……远超人类的可怕对手作战而生的……巨大的劣势……绝望的战斗……必死的抵挡……自杀的冲锋……

他看了看眼前越来越近的尼寇莱,心中暗自叹息:远超人类的……可怕对手?

不,不止这个。

另一个神秘男人的背影出现在泰尔斯的脑海里:在绝对的劣势下,人类是怎么击败古兽人的?又是怎么打赢终结之战的?

真正的强者……在绝境里寻求希望,在亏输中博取逆转,把顺境升华为必胜,将不测和意外化成自己的助力……

……抓住一切有用无用的因素,攥紧每一个可能的筹码,落出最关键的一子,从而改变整场战斗……

泰尔斯深呼吸了两口,努力晃了晃摔得有些眩晕的脑袋。

我的筹码,我的胜机……

是有的。

只不过……

只有一次。

下一秒,泰尔斯怒吼着,再次冲向对手!

刺出长剑!

尼寇莱太熟悉他了。

每一次户外训练,陨星者都带着游刃有余的笑容,用各种方式把他击倒。

每一次突击检查,陨星者都仗着自己的身手,将他玩弄于鼓掌中。

每一次试探挑衅,陨星者都带着十足的准备,测试他身边随从的水平。

所以……

泰尔斯瞳孔一缩。

所以这就是陨星者最大的弱点!

他太“熟悉”自己了。

“来啊!”

泰尔斯面容扭曲,咬紧牙关,既在嘴上怒吼着,也在心底呼唤着。

来啊,我的同伴。

狱河之罪!

熟悉的波动汹涌而来,经历了六年的经验,它以更快、更稳、更顺畅的方式,瞬间蔓延全身。

“又来了?”

看着冲来的泰尔斯,尼寇莱冷笑连连:“同样的方式,同样的结局。”

陨星者脚下用力,向着泰尔斯对冲而去。

他轻易地闪过泰尔斯的刺击,朝着王子的面庞一拳攻出!

拳风呼啸。

而泰尔斯浑身颤抖着,再一次挥出盾牌反击式。

挥向对手的拳头。

但这一次,不一样了。

这一次,我需要力量。

力量!

少年冷冷地想。

狱河之罪“兴奋”地涌上他的手臂。

盾牌和铁拳再次对撞!

“砰!”

尼寇莱的冷笑依旧:“如我所言,小王子……”

但仅仅零点一秒后,他的笑声就戛然而止。

因为一股前所未有的巨力,正从对面的盾面上传来!

撼动他的拳头和身躯。

尼寇莱脸色剧变!

怎么尼寇莱震惊地看着怒吼的王子,他在巨力下被迫后撤身体,多踩了一步,稳住身形怎么回事?

这种力气……

尼寇莱大惊之下抵住盾牌,左肘瞬间反击!

但不等他想明白,泰尔斯就再次怒吼出声:“陨星者!”

我需要反应。

反应!

狱河之罪愉快地涌上他的眼睛、大脑和用剑手,形成一条前后同步的连接。

这一刻,怒吼的泰尔斯像是预料了对手的动作一样,在陨星者动起来的瞬间,剑锋就突兀而来,指向尼寇莱的去势!

尼寇莱又是一惊照这个势头,对方会刺穿自己的左肺。

这个完全不会打架的王子……他的应对,怎么这么快?

可经验丰富而身手高超的陨星者,在短短瞬间就作出了应对:以放弃进攻为代价,急速转身,让过这一剑。

但他的对手并不这么想。

最后。

泰尔斯冷冷地想道:

我需要速度。

速度!

夺命的速度!

一念之间,剩余的狱河之罪犹如出笼的猛兽,咆哮着涌向泰尔斯的臂肌。

在里面燃起可怕的火焰,烧出爆炸的力量。

“啊啊啊啊!”

泰尔斯的怒吼依旧,毫无止息,仿佛要把一生的气力在这里用尽。

“嗖!”

顷刻之间,他的剑锋带起刺耳的风声。

在陨星者的视野中突兀一闪。

仿佛失去了踪影。

那个瞬间,本就震惊不已的尼寇莱突然汗毛倒竖!

一股久违的寒意袭上心头。

那是唯有在强敌面前和战场之上才有的危机感。

他的左胸前突然冒出一股凉意。

糟糕。

糟糕!

下一刻,尼寇莱吃力地咬住牙齿,疯狂地催动自己的终结之力,收束住自己躲避的势头,转向剑锋的另一侧!

不!

下一秒。

“嗤!”

剑锋划破血肉的声音传来。

“扑通!”

这是人体滚落地面的闷响。

两道响声过后,泰尔斯狠狠一剑插上地面,竭力维持着自己的平衡。

他从包括地狱感官在内的狱河之罪状态里退出。

“哈啊哈啊”

少年扶着盾牌,把大部分的重量压在上面,急急喘息,试图排解掉狱河之罪褪去后的肌肉酸痛和头晕目眩。

千钧一发的时刻,尼寇莱的身影诡异地一转,向后仰头,用一个狼狈的侧滚,闪开了这直指心脏的一剑。

颤抖着的泰尔斯咬着牙,痛苦地望着对面。

那里,陨星者单膝跪在地上,瞪着难以置信的眼神,呆滞地伸着自己的手掌。

下一秒,一道短短的血痕,从陨星者的左脸颊蔓延到下巴,渗出红色的液体。

鲜血一滴一滴地,落入尼寇莱微颤的掌中。

陨星者似乎彻底惊呆了。

怎么可能?

他……那个从来就不会打架的王子……

触摸着脸上的伤口,感受着久违的疼痛,陨星者惊怒交加地抬起头。

他死死盯着脸色苍白,不住喘息的星辰王子,努力理解着眼前的一切。

那个连自己一拳都受不住的废物……

怎么就……

怎么就突然……

突然……

泰尔斯用力摇了摇头,试图摇走短暂的眩晕。

心有不甘。

可恶……

可恶!

哪怕用尽浑身解数……

还是没有办法……把他给……

几秒后,狼狈至极的陨星者喘了两口气,平复了自己的情绪。

“不对,这种力量,这个反应……”

他紧紧皱眉,眼中透出深深的怀疑:“根本不是你能做得出来的。”

尼寇莱的表情里带着不可置信的讶异:

“刚刚那是……终结之力?”

拄着剑的泰尔斯,对他露出一个无力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