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起来了,你们下地牢来找我……”

三人沉默的寂静中,萨克埃尔轻声开口。

“是为了当年那把被改造过的断龙者——而你一直在暗示,我们的不幸,都源自那两位不能言说的至高魔能师。”

瑞奇回头一笑:

“命运之下,谁不是呢?”

萨克埃尔没有为瑞奇避重就轻的回答所迷惑,他冷静地追问道:

“所以,灾祸之剑的存在目的是与名字反过来的:为了对抗灾祸?”

在萨克埃尔的问话下,泰尔斯突然意识到,比起追问瑞奇身上的神秘,他所领导的组织是个更好的突破口。

瑞奇啧声摇头。

“更正,”瑞奇流露出不屑的神情:

“我们是塔外传承者,不是什么‘灾祸之剑’。”

萨克埃尔牢牢地盯着瑞奇。

“你要我加入你们,但我却对你们一无所知——唯有秘科存着你们的备案:无论是那些奇特的终结之力,还是你们长期以西荒雇佣兵的身份活动。”

可萨克埃尔却摇了摇头:

“但让我很奇怪的是:秘科一直对你们睁只眼闭只眼。”

听见秘科的名字,泰尔斯心中一凛。

想到了什么,他望向萨克埃尔,但是后者只是轻轻摇头。

瑞奇微微一笑:

“如果这能打消你的疑虑,骑士——我们与星辰秘科的关系,比你想象得要亲近。”

听到这里,泰尔斯提起了警惕:

他想起了六年前的“龙血”。

那时候,秘科与伦巴的关系,也比他想象得要亲近——如果泰尔斯不是最后一个知道的话就好了。

也许是萨克埃尔口气的松动让他感到了希望,瑞奇笑着继续道:

“一百多年前,走出终结塔的丘·克拉苏为了躲避追杀,来到星辰王国:彼时正值‘红王’怒征锋刃谷,是星辰与终结之塔关系最差的时期。”

“那时,克拉苏与‘红王’约翰二世做了一个交易,他获取了国王的允许和庇护,得以用雇佣兵团的名义,藏身西荒。”

萨克埃尔与泰尔斯双双一怔。

瑞奇笑了笑,向着周围的人示意了一下:

“这就是‘鲜血鸣笛’的起源,也是你所看到的,今天的我们。”

一百多年前,克拉苏与红王,灾祸之剑与星辰王国,交易?

泰尔斯的心头闪过一个念头。

“什么交易?”

萨克埃尔凝重地追问道:“国王自有王室卫队与一众臣仆效劳,又何必去向一个外来的……”

“说服你的下属们一起加入我们,骑士,我会告诉你更多,”瑞奇自信地打断了萨克埃尔:

“相信我,我们与你钟爱的王国并不冲突,甚至素有渊源。”

“而我能帮你们。”

瑞奇的语气里尽是蛊惑。

但让他失望的是,萨克埃尔只是低头沉吟了一会儿。

“但终结之塔把你们称为‘灾祸之剑’,这是有原因的吧?”刑罚骑士轻声道。

瑞奇叹了一口气:

“更正,我们从未承认我们是灾……”

他似乎非常在意这个。

可萨克埃尔却在此时突然抬起头来,双目灼灼。

“按照你的说法,一百多年前,第一代克拉苏以雇佣兵的名义建立了你们的组织,藏身西荒。”

“你知道我想起了什么吗?”

瑞奇挑了挑眉,做了一个“所以呢?”的表情。

下一秒,萨克埃尔的语气严肃起来:

“巧合的是,正是那时,某个从西荒贩运私酒起家的地下互助会,也在永星城,在许多权势贵族的默许下逐渐壮大,直到掌控整个地下世界。”

瑞奇微微一愣。

听到这里,泰尔斯却心思一动!

成为王子之前,那些在地下世界里摸爬滚打的见识,重新回到他的脑海里。

从西荒贩运私酒起家的……

地下互助会……

权势贵族……

在永星城,逐渐壮大……

掌控地下世界……

那岂不就是——

“血瓶帮?”

泰尔斯下意识地道出了这个名字,忍不住心中的惊讶。

那一刻,瑞奇的脸色难看起来。

泰尔斯突然明白了许多事情:萨克埃尔为他连接起了一座情报的桥梁。

“当然。”

萨克埃尔用生冷的语调确认了泰尔斯的猜测:

“后来,我们都知道血瓶帮的幕后是谁了。”

血瓶帮……

泰尔斯的脑海里再次忍不住浮现那两个奇异的身影:一者飘逸文雅,一者甜美可人,然而……

瑞奇眉毛紧蹙。

恶魔突然意识到:

他小看了眼前的人类。

但萨克埃尔就像一个乘胜追击的骑士,冷冷道:

“然后,在血瓶帮蓬勃兴起的时刻,克拉苏和他刚刚建立的塔外传承,却被终结塔称作‘灾祸之剑’?”

那一刻,瑞奇脸色铁青。

泰尔斯想起来了。

罗尔夫曾经告诉过他:六年前的黑帮斗争,血瓶帮曾经雇佣过有着奇怪终结之力的剑手,而且直接听命于……

艾希达。

不仅如此,泰尔斯看着表情越来越糟的瑞奇,回忆起了另一个细节。

在龙霄城里的时候,艾希达临别时说过……

他要去终结之塔。

泰尔斯不由自主地握紧拳头。

他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如此想要见到血瓶帮的幕后首脑:

艾希达,以及……

嗯,也许只有艾希达。

“跟血瓶帮共同建立,与灾祸们一齐出击,”萨克埃尔的语气里满布着看穿谎言后的嘲讽:

“是啊,来,再告诉我一遍:你们不是‘灾祸之剑’?”

瑞奇沉默着。

泰尔斯小心翼翼地看着他们的对峙。

不知何时起,咄咄逼人的瑞奇与屡屡语塞的萨克埃尔两人,已经互换了位置。

现在占据攻势的,是刑罚骑士。

“你并不打算加入我们,对么,骑士?”

眼神渐寒的瑞奇终于抬起头来:

“你顺着我的意思走,只是为了套我的话。”

“就跟刚刚猜测我是恶魔一样。”

萨克埃尔冷哼一声。

“你们来找我,绝不仅仅是为了招募我。”

萨克埃尔咬牙提高音量:

“十八年前的动乱,血瓶帮和灾祸都有一份——而跟它们关系这么好的你们,当然也在其中,对么?”

瑞奇没有再回答他的问题。

恶魔从上到下,从里到外的态度都变得无比冷漠:

“看来你擅长的不仅仅是战斗,骑士。”

“我只擅长战斗,”萨克埃尔怡然不惧地面对着瑞奇的眼神,乃至针锋相对:

“但战斗不一定只能用剑。”

两人彼此对视,眼神如剑,来回交击。

看得一边的泰尔斯背后一寒。

终于,在令人窒息的对峙后,瑞奇转过头。

“塞米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