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脸的雀斑少女一手扯着泰尔斯的手,另一只手熟练地拎起裙子,露出那双与衣裙格格不入、粗糙厚实的行地靴,蹬蹬蹬地拾阶而上,熟练、迅捷又灵巧。

“你到底要带我去哪——”

“安静,眼睛看路,摔了不赔。”

泰尔斯只得跟着希莱一路爬上石梯,来到落日神殿的第三层。

对于这位昨夜突兀现身的凯文迪尔的大小姐,泰尔斯心情复杂,甚至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来对待她。

毫无疑问,塞西莉亚·凯文迪尔绝非画像上,或者詹恩口中那么天真无邪,单纯无辜——至少她营造气氛、转移注意、扮鬼吓人的兴趣和技术,皆非常人能及,堪称一绝(泰尔斯对此愤愤不平)。

其次,身为詹恩的妹妹,她亮出的秘密身份实在骇人听闻,令人难以置信。

可是念及王国秘科的能耐,以及凯瑟尔王那胜券在握的样子,这事实——鸢尾花家的贵女被复兴宫策反——似乎又不是那么不可接受。

更何况,泰尔斯想起自己来翡翠城的官方理由,发觉这一切的起因都是这位少女。

但问题恰恰在此。

泰尔斯沉下心来,望着眼前一路拖着自己向前走的少女。

那个夜晚,亲临星湖堡的凯瑟尔王曾对他水说过,他们父子之间似分实合的“盟约”,注定是不能为外人道的绝密,而王国秘科亦在其列。

可昨夜,这位得到凯瑟尔王授意的贵族间谍小姐,却自称来自王国秘科,还对泰尔斯来翡翠城的目的心知肚明。

这不能不让泰尔斯心生疑窦:

她知道什么?

凯瑟尔王告诉了她什么?

她对自己和凯瑟尔王的“盟约”所知多少?

自己能在多大程度上信任她?

这会危及自己吗?

而且还有一点——泰尔斯想到这里,不禁心情一沉:

泰尔斯,你怎么知道,在翡翠城一事上,甚至在“盟约”一事上,凯瑟尔王没有隐瞒、欺骗、误导你呢?

比如……希莱·凯文迪尔的存在?

或者说,除此之外,他到底还隐瞒了多少?

对国王而言,所谓“不能为外人道”的绝密,又在多大程度上成立?

那一刻,心底的声音充满警惕,悄然提醒:

也许,也许那只是你父亲为了让你安心听话的虚言。

而他自己,则从来不曾在意。

一旦有利可图,一旦形势需要,一旦有更好的理由,铁腕王会毫不犹豫地出卖掉你,不惜代价。

正如他过往对你的态度。

或者未来也一样?

想到这里,泰尔斯越发忐忑不安。

不多时,他们绕上一条走廊,隐约听见窗外人声鼎沸。

“啊,我们到了!”

希莱来到走廊尽头的一扇门前,去拧门把。

“咦,锁了。”

希莱退后一步,冷哼一声,伸手从头发里抽出一根细细的发夹,向门锁凑去。

在窸窸窣窣的机括声中,泰尔斯面色微变:

“你在做什么?”

“撬锁啊。”

“在神殿里撬锁?你可是凯文迪尔,是公爵家的小姐啊!”

“怎么,没见过贵族撬锁啊?”希莱头也不回,只是专心对付门锁。

泰尔斯一愣,随即不忿:

“事实上我还真见过……这手法——你行不行啊?”

希莱一挥手:

“闭嘴,别打扰我。”

她抽出发夹,深吸一口气,围绕着门锁挥舞手掌。

“所有一切都跟注意力有关,跟错误引导有关,”希莱自言自语,神情专注,手掌挥舞得越来越快,“没错,所以我只要引导门锁的关注,趁着这把锁一不注意,就能成功打开它……”

错误引导……

趁锁不注意……

泰尔斯面色古怪:

“额,魔术的诀窍也许是这个……但撬锁的诀窍,你确定也是这个?”

希莱咻地回过头来,目光阴沉不善:

“你在怀疑我?”

泰尔斯想起这位姑娘的手段,连忙堆出笑容:

“不是!我只是提出一点微不足道的……”

就在此时,门锁啪地一声打开了。

希莱表情一振,连忙回头:

“你看!趁锁不注意!”

泰尔斯看着那扇慢慢打开的门,再看看还抓在希莱手里的发夹,皱眉道:

“你确定是你打开的?”

就在此时,一个穿着祭司袍的老男人从门后露出脑袋,小心翼翼:

“谁——希莱小姐?”

门后的老祭司松了一口气:

“嗐,我还以为是哪个胆大包天的小兔崽子在……额,又是你,泰尔斯殿下?”

泰尔斯看着这位不久前刚见过的乍得维祭司,尴尬地挤出笑容。

“是你啊,乍得维,”希莱毫不意外,反而一脸恍然,“我记得在告解室门口,不是叫你走远点了吗?”

“是,是的,但是……”

乍得维望望身后,又望望希莱,眼中的委屈无比清晰:

这还不够远吗?

泰尔斯顺着他的目光向后望去,这才发现,门后就是神殿的天台。

希莱推门迈步,一脸天经地义:

“把地方让出来,出去,该干嘛干嘛。”

乍得维面色一变:

“可是小姐,这里是少数能躲班的——”

“现在出去,”希莱耸耸肩,“我就当不知道你和平托尔伯爵他母亲的私情。”

泰尔斯抽了抽嘴角,乍得维则表情大变:

“我——你,你们不能这样……”

“你要我说出你们每个周三,是在新郊区的哪间房里偷情的吗?”

下一秒,乍得维灵活地蹿了出去,消失在两人眼前。

泰尔斯这才跟着希莱走上天台,随即一惊:

市民们黑压压地挤在下方的神殿广场上,排着队,分着区域,有的人在听几位教士布道,有的人在跟着祭司们念祷,领取圣餐。

“你这一年里奉献良多,为自己,为家人,更为翡翠城与落日女神。”一位祭司闭着眼睛,领着大家祈祷。

“诚心忏悔,行合所获者,”一位教士站在高处,大声布道,“落日赦免你的罪过!”

但无论哪一种,总不会忘记捧上捐献箱。

“这是什么?”泰尔斯问道。

“公祷日。”

希莱蛮不在乎地撑臂一跃,坐上天台边缘,一双靴子晃荡在半空中,看得泰尔斯连连皱眉。

看来她没有恐高症。

“当大人物和富人们在神殿和祭坛,在教堂和布道所里公祷的时候,广大市民——我是说穷人和普通人,就在这里公祷。”

“原来如此。”

希莱轻哼一声:

“翡翠庆典是全城的狂欢节日,但很可惜,落日神殿认为一切狂欢——酗酒、暴食、游戏、滥药、享乐乃至房事过频,都是违反教义的堕落行为,是对自己的身体乃至灵魂极不负责的体现。”

言罢,希莱手臂向后一撑,上半身向后一仰,倒过来看着泰尔斯:

“但是在这里,在翡翠城,风俗和戒律达成了巧妙而方便的平衡。”

泰尔斯下意识地捂眼扭头往后一躲,但希莱什么也没做:

“神殿主持公祷,教会负责布道,他们会在评判你之前一年的所作所为——当然,大部分时候取决于你给了多少捐献——之后宣布,你在这七日里的狂欢是尽职尽责辛勤劳动后应得的奖赏,天经地义,理所当然,女神保佑。于是你吃完圣餐,听完布道,出了神殿下了教堂,就可以心满意足毫无负担,开开心心喝酒狂欢去了。”

“这么方便?”

“为了贴合实际,还有更方便的——先狂欢六天,在庆典结束的第七天傍晚才醉醺醺地过来做公祷,也算有效哦,就是捐献可能要翻番,但事实证明,最后一天的捐献是最多的。”

就在泰尔斯寻思着万一这姑娘失足掉下去了,自己能不能活着走出翡翠城,星辰王国能不能避免内战的关口,他突然发现,希莱做出这个古怪的动作并不是又要惊吓他,而是要伸手去够地上的一件东西,把它提上来。

“这是……水烟壶?”泰尔斯皱眉看着被提上来的烟壶。

“唷,见识不错。”

“不会吧,在落日神殿?”

“乍得维是个老烟鬼,他有全套用具,”希莱看也不看他一眼,熟练地掏出工具,“我只需要带烟嘴和烟叶就好——啊哈,这还有他抽剩下的烟叶,是脱罗那边进口的好货。”

“詹恩就算了……怎么连你也这么熟练?”

“你以为是谁教会我哥哥抽烟的?”

泰尔斯只得闭嘴。

希莱迅捷地点燃水烟:

“来一口?”

泰尔斯尬笑摆手,敬谢不敏。

“我想起来了,”泰尔斯看着那个水烟壶,恍然道,“我见过那位乍得维祭司,就在几天前的一次餐会上——他那时说‘唯有文明和虔诚的婚姻,才会受到落日女神的祝福’,然后阴阳怪气地暗示我不文明也不虔诚。”

“一定是我哥哥指使他做的,”希莱小口小口地抽着烟,烟雾缭绕中,整个人显得优雅而神秘,“我小时候因为跟卡拉比扬姐妹开了个小玩笑,差点要被送到神殿里去接受教导,学习礼仪,提升教养。”

“小玩笑?”泰尔斯面露怀疑。

“那时候,是乍得维仗义执言,帮我蒙混过关。”

“噢,仗义执言以蒙混过关……”泰尔斯神情奇特,“你不觉得这句话有哪里不对吗?”

阳光明媚,希莱吐出一口烟雾,仰天舒臂,在天台上惬意地伸展:“也是从那时候起,我发现那老家伙虽然信仰不虔诚,但烟草的品味可不差。”

如果她手上不是拿着水烟管的话,这画面本该很美才对。

不,其实拿着水烟管,烟雾缭绕间,倒也别有一番风姿?

泰尔斯摇摇头,挥手驱散烟味,席地而坐,回到现实:

“你抽烟是跟乍得维学的?”

“你侮辱我了,殿下,这玩意儿还用学?”

“……”

“除此之外,乍得维还有一个街头魔术师出身的信徒,所以才能让自己在祭祀和布道的时候显得神迹满满,光芒万丈——当然,也让我获益良多。”

获益良多……

想起自己昨天的遭遇,泰尔斯咽了咽口水。

“好了,我们开始吧,”希莱顺势歪斜在天台上,晒着太阳,懒洋洋的,“你有什么想问的,现在是时候了。”

“就,就在这儿?”

泰尔斯上前一步,看着底下的人群,讽刺道:

“太棒了,底下起码有一万个人,一抬头能看到我们!”

“没那么多,顶多八千。”

这重要吗?

泰尔斯忍着吐槽的欲望:

“为什么不去刚刚那个告解室,更隐蔽……”

“只有看骑士小说看傻了的家伙,才会觉得密探们都在密不透风的暗处接头,以为那样最安全没人看见,”希莱不屑地道,“要私底下说什么事情,最好是大庭广众之下,若无其事侃侃而谈,就像这样。”

但她抽了一口烟,眉头一皱:

“噢,抱歉,是不是我理解错了?那你是想找一个黑暗狭窄又无人知晓的角落,跟我做一些,嗯,不能在光天化日下做的事情?”

泰尔斯面色一变,想起卡拉比扬家的双胞胎:

“咳咳,女士,您请自重——”

“太好了!”

平躺着的希莱眼前一亮:“黑暗压迫的狭小空间,能增进恐怖气氛!最适合‘隔墙鬼哭’了!”

隔墙鬼哭……

泰尔斯笑容瞬间消失:

“你说得对,在这里就很好。”

希莱望着他,像是看穿了什么似的,她神秘笑笑,看向神殿之外。

望着平躺在眼前的古怪姑娘,泰尔斯的眉头唯有越来越紧。

“说实话,凯文迪尔女士,从昨晚到现在,我一直在考虑你的角色。”

“我理解,”希莱再吐出一口烟,“好的演出,总是让观众辗转反侧,彻夜难眠,抓心挠肝,久不忘怀。”

“而在惊吓完观众,让他们体验过一段感官上的刺激之后,要给他们一段舒缓期,去理解、消化上一次的感觉,为演出鼓掌喝彩,顺便为下一次的高潮培养气氛。”

但泰尔斯没有理会她的胡言乱语,直奔主题:

“我父亲,除了那几句暗号之外,他还告诉了你什么?”

“你是说,你该知道的部分,还是你没必要知道的部分?”

泰尔斯一怔:

“还有我没必要知道的部分?”

第二王子,王国继承人,国王的秘密合作者——真的是个摆设吗?

希莱耸耸肩,不置可否。

“好吧,”泰尔斯清清嗓子,放下不爽的情绪,“那如果我问你前者——我该知道的部分?”

“星辰复兴,王权高扬,翡翠城乃至南岸领即将归于王统,服膺王化,”希莱回答得很干脆,“而我们会是这一历史的见证者,当然,若事有不谐,我们就会是参与者。”

历史的见证者。

参与者。

“我不明白,”泰尔斯抱起手臂,“他为什么要把这件事告诉你?此行第一目标的妹妹?”

希莱侧过身来,对着泰尔斯晃晃烟管。

“是啊,就像我一开始也不明白,”少女从鼻子里呼出两股白烟,“陛下为什么要把这件事告诉你?在王国里旗帜鲜明地反对他的人?”

泰尔斯摇头:“这不一样。”

“但我却可以理解,”希莱极快地回答道,“因为在这趟任务里,陛下需要奇兵——有些事情是王国秘科既做不来,也最好不要知道的。”

奇兵。

王国秘科既做不来,也最好不要知道……

泰尔斯微蹙眉头。

“好,该我了,”希莱眼珠一转,“在那个可疑又隔音的小告解室里,我哥哥跟你说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