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上次赵和怡跟艾米闹进警察局已经有很长一段日子。

她之前说请客吃饭,后来也的确是联系了李铭,可惜李铭外派任务,这件事便不了了之。

头一天苗子月打来电话,说许久未见她,想约聚一聚。赵和怡大概猜出来些原因,无非是家长里短,婆媳关系紧张。

她被孩子绊住了片刻,到吃饭的地方的时候有些迟,苗子月正端坐在桌前喝茶,见她坐下才说:“咖啡都续了两杯了。”

赵和怡笑了,解释说:“有了孩子不能跟以前一样了啊,他们俩小崽子可不管我赶不赶时间。”

苗子月叹了口气,“瞧你这样还挺羡慕,挺向往结婚生子,但是落到我身上,总是不尽如意人。”

赵和怡经过苗子月这几次事,深知苗子月既然已经结了婚不能再劝说些丧气话拆台,更何况人家夫妻一心,虽然现在是对着自己发牢骚,但是回到家里还是自己人相亲相爱,一个鼻孔出气,所以只是淡淡地笑说:“哪能什么事都如了你的意啊,你想得真美。你是只看见我的好了,没看见我不好的一面。距离产生美,不光指眼光,还指生活中的方方面面。”

苗子月问:“你哪不如意?”

赵和怡开玩笑说:“我要求低,我不事儿b。”

苗子月瞪眼说:“你才事儿b,你说谁啊?指桑骂槐?”

她咧嘴笑出声,握住她的手指,“不是请我吃饭吗?这可是千年难得一遇啊,铁公鸡终于要拔毛了?”

苗子月只问:“还想不想吃?”

赵和怡说:“吃、吃、吃,你请客怎么能不吃呢。”

苗子月满意地笑了笑,招来服务员点单。菜品很快上来,两人拿起餐具边说边吃。

苗子月说最近又跟婆婆那边闹了别扭,说来说去还是为了钱,别得也不怪,只怪不够有钱。

赵和怡问缘由,她也没有细说,只是说想找个人出来说道说道,排解一下心中的郁结。

赵和怡抿了下嘴,安慰说:“只要他对你好不就行了,你一开始不就贪图这个?”

苗子月皱了皱眉,摇头说:“不说了,吃饭吃饭,一会儿味道就不新鲜了。”

赵和怡见她口气如此,一个字儿也不再多说。餐厅吃过饭,赵和怡又陪着她逛了大半天街,苗子月什么也没买,本就是陪别人散心的,赵和怡见她不买自己也不好多挑。

两人从商厦出来,她接了一个电话便说要走。

赵和怡自然说:“我开车过来的,送你去。”

她客气说:“这样行吗?家里孩子谁照顾着?”

“我妈和请得两个阿姨。”

“请了两个人啊?”

“就这样吃饭还是问题呢,先伺候孩子,他们舒服了才轮到我们吃。”

苗子月跟着她上了车,笑说:“还生吗?”

赵和怡侧头瞧她一眼,启动车子退出去,上了车道才说:“两个还不够?生什么生。”

苗子月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没事多生几个来玩,最好年岁挨得近一些,一起养了。”

她摆手说:“你说得轻巧,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是不想生了,我又不是母猪”她认真地想了想,补一句,“要是不小心怀了,那也说不准。”

苗子月叹了口气,兀自感叹自己的情景,白白散了半天心,又开始闷闷不乐起来。

赵和怡意识到氛围不对劲儿,默了半晌才说:“说句真心话,跟你婆婆的事情,你最好跟她讲清楚别憋着,要是选择憋着,就不要一牵扯到她的事情上便太敏感,太往心里放。”

苗子月沉默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赵和怡认真开车,踩油门提了车速。二十分钟左右便到了苗子月的住处,苗子月提包下车。

赵和怡也没推车门跟出去,只落了一侧车窗跟她挥手道别。

顺着道儿回来,正好赶上步行街店庆开始,她怕堵车便绕了道儿,无意间一绕,竟然拐到的驰程公司大楼下。

赵和怡突然意识到,她跟驰程复婚也有段时间了,竟然从来没来过他公司。

严格来说,婚前婚后都没来过,这地方倒是时而路过,但是从来没上去过。

她心里打算着,既然车都停了,那干脆去查查岗吧,手里有权利没有不行使的份。

想罢就找地方停车,幸好她开了驰程这个底盘高的车,不然还真不好开上去。

从大厅一路走来,瞧着门面普通,大厅内部却挺上档次。她进了电梯,直奔驰程办公室。

到门口按照惯例肯定要被秘书处拦一下,不然显不出驰程的身份也显不出驰程的谱来。

她用简单明了的语气说:“我没预约啊,但我是他老婆,你不让我进去也行,那让他出来吧,赶紧出来接我进去。”

正说着就见驰程从外头回来,后面还跟着一个风情万种的小秘书,赵和怡仔细一瞧,心里想——

网红脸。

她正想着驰程便已经走到了眼前,还没等她接下来的动作,直接问了句:“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

驰程没回话,笑说:“走,进去吧。”